正在加载图片...

藏历新年:塑彩羊头 “隆过”里的七彩年味
2013-01-29 14:54:31   来源:西藏商报   点击:

虽然距离藏历水蛇新年还有一段时日,然而宇拓路两旁早已被贩卖年货的小摊贩们包裹得水泄不通,来自安多的商人坐在仁布县商人的右手边,琳琅满目的新春对联摆放在五颜六色的尼泊尔糖果的对面,装饰藏历新年的货品颜色总是这般鲜艳,满眼张望到的即是红粉与金黄、翠绿共湛蓝。



巴桑赤列和他的“隆过”摊子。



顾客在巴桑赤列的摊子前挑选“隆过”。

  羊是吉祥的动物

  虽然距离藏历水蛇新年还有一段时日,然而宇拓路两旁早已被贩卖年货的小摊贩们包裹得水泄不通,来自安多的商人坐在仁布县商人的右手边,琳琅满目的新春对联摆放在五颜六色的尼泊尔糖果的对面,装饰藏历新年的货品颜色总是这般鲜艳,满眼张望到的即是红粉与金黄、翠绿共湛蓝。在这样的年货市集上,四处皆充斥着一个盛大的节日来临前浓郁的喜庆气息。

  塑彩羊头在藏语中称为“隆过”,一般摆放在新年布置的贡品中央,在雪域亘古浩瀚的历史中,高原上的人们自古以来便认定“羊”是吉祥的动物,代表了藏族同胞们祈盼来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制作塑彩羊头数十年的堆龙德庆县老匠人扎西顿珠说:“塑彩羊头只有在藏历新年前夕才会采购,从新年的初一至十五期间摆放在家里,其余的时间即便是在热闹的冲赛康市场也难以觅见,可以说凡是看见塑彩羊头便代表着年关将至。”

  宇拓路街道两旁林立满了出售塑彩羊头的摊位,采买年货的人群与商贩之间一来一往的声音,似要比在平日的市场上多渗透出几分喜悦的姿态来。买的人多,卖的人亦多,有人忙不迭地抖开一个又一个的无纺布袋将顾客挑选好的塑彩羊头装入其中,随后凝眸着穿流如织的人潮,半晌抽完一支沉默的烟。对于卖家而言,宇拓路年货市集上,可谓是几家沸热几家安静,安静的商家并不沮丧,他们的唇角间盈满了诚恳的微笑与身边的邻里攀谈,一如涌动在他们眉宇之上晴朗的云天。

  巴桑赤列的“隆过”摊子

  市场上出售的塑彩羊头制作的材质有多种门类,如今市面上较为常见的材料有陶瓷与石灰,老匠人说陶瓷制品经久耐用,而石灰的制作成本较低,塑彩羊头的价格也会较为便宜,两种材质都广受拉萨市民的喜爱。在市集的一隅,与笑音爽朗的阿妈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位肤色黝黑、身着墨绿色羽绒衣的青年商贩,男人用毛线帽密密实实地将自己的头颅连耳朵也包裹在内,只微笑聆听,从头至尾不发一言,仿佛热闹只是别人专属的一样,唯有他的眼神宛如是从头顶之上倾泻而出的天光,湛蓝且清莹。在他的面前摆放着成排的“隆过”,塑彩羊头上艳丽的颜料折射着明亮的阳光,感官上的撞击在一瞬间彰显得极为膨大。上前询问了姓名,方得知他叫巴桑赤列。

  家住日喀则的巴桑赤列现年31岁,他制作塑彩羊头的手艺师从父辈,幼年时便看着村人们以模具制作成型的“隆过”,而巴桑赤列以制作塑彩羊头来谋生则是近三四年的事情。巴桑赤列制作一个塑彩羊头约耗时一个小时,“制作‘隆过’的步骤其实很简单,将石灰和水按比例搅拌均匀倒入羊头形状的模型内,待凝固成型后倒出,以红色、绿色、黄色等几样常用色予以着色,描绘出羊脸的模样即可。”不善言辞的日喀则男人如是说。

  今年是巴桑赤列第一次来拉萨出售“隆过”,日喀则的后藏新年过完之后,巴桑赤列便萌生出了要来拉萨赶在藏历水蛇新年前夕试一试出售他的塑彩羊头的想法。显然,这个话语不多并不谙于生意经只懂得咧开嘴向你微笑、瞳孔像森林里的鹿一样清亮的男人的生意远远没有他预想当中的那样好。“从早上9点钟出摊开始,我只卖掉了一个塑彩羊头,一个塑彩羊头20块钱,除去成本,不算路费,只赚到了我今天中午两碗青稞面钱。”他坐在树阴下面浅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局促不安地来来回回搓着手掌,指甲盖上有常年吸烟留下的印渍。

  日上三竿以后,巴桑赤列的摊子前顾客渐渐多了起来。去年刚刚成为妈妈的曲珍在午饭后陪伴母亲来采买年货,在纷杂的“隆过”摊子中,这对母女一眼看中了沉默的巴桑赤列,年轻的妈妈曲珍拿起巴桑赤列摊子上的“隆过”娴熟地在手里掂量了几下,问了价,便随即付了钱,母亲没有异议,将手肘搭在女儿的臂弯里双双离去。巴桑赤列很快完成了当日的第二单生意,自嘲晚饭又有了着落,他的眼神是喜悦的,尽管他只是憨厚地搔了搔头又坐回到他自带的纸箱上,“既、尼、松、细(藏语,‘一二三四’的意思)”地清数了一遍,将剩下的三两排塑彩羊头重新归置好,将刚刚卖掉的那个空缺填补完整。

  “隆过”成为旅游纪念品

  在巴桑赤列的右边是贩卖洛萨梅朵的老师傅,拥有多年新年前在拉萨出售年货的经验,腼腆的巴桑赤列汉语不够流利,偶有带着新奇上前询问“隆过”的游客,老师傅都会帮忙替他翻译,并随口与远道而来的陌生旅人们聊一聊家常,打听他们的家乡、对西藏的印象。一脸懵懂的巴桑赤列听不懂身旁的老师傅在与这些在冬日里旅藏的男男女女交谈着些什么,只是频频举起他摊子上勾画得五彩斑斓的塑彩羊头,用两根手指比划出“二”的形状,吐出两个生硬的音节,向他的顾客们示意他的“隆过”每个20元钱,旅人们不解,他略显出慌张与急促,飞快地在脑膜褶皱深处搜索出几个汉语词藻:“便宜”、“漂亮”、“有用”。一旁的老师傅将他的意义粗略地表述给驻足围观的游客们听,这几个来自北京的游人恍然大悟地向这位善良的日喀则商人投去知会的目光,一对中年夫妇低头商榷了一下,买下了巴桑赤列的“隆过”,敦厚的巴桑赤列并未思量过经他手制作的塑彩羊头会作为藏地的纪念品翻越万水千山最终带回遥远的北京城。

  暮色四合时分,商贩们开始逐一收整摊位离去,猩红色的夕阳将巴桑赤列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拉得清瘦而颀长,人烟渐至寂寥,最是一天熨帖时。巴桑赤列一整日的收入是140元,这样的金额或者算不上丰厚,然而安静地守望了市场大半日的日喀则商人却心满意足。也许在他归家的路上,他思量的不是翌日的生意优劣,而是对面卖藏式点心的老阿佳,身旁卖洛萨梅朵的老师傅,端了热甜茶来与他分享一身红衣的小姑娘。拉萨的年货市场便似一个热闹的家,人们歌唱谈笑、喝茶饮酒,这些商贩们售卖的是那一股子年味儿,萦绕在他们心头上的即是来年漫山遍野开满鲜花的春天。

  文/图 记者 陈诚

    相关热词搜索:新年 塑彩 七彩年味

上一篇:花腰傣土陶:穿越火和时间的精灵
下一篇:厦门“草根”藏家专收民间民俗用品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