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我画中的孩童都有一股窃喜的顽皮劲”

彭树平的瓷上民俗
2013-03-04 13:58:07   来源:江南都市报   点击:

2011年11月,第17届法国国际文化遗产展览会在法国卢浮宫举行,应法国国家艺术行业联合会邀请,彭树平携作品《田园情趣》参展,卢浮宫收藏了中国3位艺术家的作品,彭树平是其中之一。

  彭树平: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中华陶瓷大师联盟常务理事,南昌瓷板画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南昌瓷板画研究中心艺术总监。

  2011年11月,第17届法国国际文化遗产展览会在法国卢浮宫举行,应法国国家艺术行业联合会邀请,彭树平携作品《田园情趣》参展,卢浮宫收藏了中国3位艺术家的作品,彭树平是其中之一。2012年8月31日,“中华陶瓷大师联盟走进延安系列活动”在延安革命纪念馆开幕,全国37位陶瓷艺术大师参展,彭树平向延安捐赠精品《送娃当红军》。2013年2月,6块1.6米长,单幅成题的大型瓷上长卷《九门十八坡》画稿成型,这幅当代南昌的“清明上河图”预计2013年年底制成。



记者欧阳苏敏摄



在这幅《西瓜棋》中,彭树平将自身生活经历当脚本,设计出符合童年的记忆。

  帝王和宫廷画家十分喜好民俗题材

  民俗画唐宋鼎盛,如宋代王居正的《纺车图》、李嵩的《货郎图》都是宋代生活中顶“俗”的人和事。说起当下风俗题材绘画,大家一定会想到南昌的彭树平。彭树平的瓷上写意江南民俗风虽然顶“俗”,但透着一股文气和雅致。“加上青花本身是很微妙的艺术,一笔下去,雅俗毕现”。

  彭树平的瓷上江南民俗,微中见妙,妙不可言。尽管儒释道是中国人正统思想核心,过去的画家们总希望把生命的感悟移至高远,成为传统文人画的主旋律。但彭树平从不认为民俗题材脱离了传统文人画路径。宋代宫廷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宋徽宗赵佶的《文会图》、元代赵孟頫的《斗茶图》,描绘的都是具有时代精神的民俗题材绘画。

  “在民俗和时代精神面前,民间绘画和官方绘画高度一致,帝王和宫廷画家对民俗题材的喜好,还有康雍乾三朝的官窑民俗作品,足以证明民俗艺术的魅力不分阶层。就好像帝王将相和百姓都青睐景德镇的瓷器。”彭树平说:“我在青花或者新粉彩瓷上绘画,锁定的都是江南民俗,既表达了一种大众情绪或者是对生活的认识,也描写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经历本身。”

  彭树平的民俗作品透出孩童们的顽皮劲

  彭树平是一个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豪爽人,严谨作画时凝眉瞪目,一旦笑起来就有一股顽皮劲。这种顽皮劲就是他每幅作品的次核心——用大脑袋小身子的粉嫩孩童占据每幅画的视觉中心。“孩童的服装设计颇像周星驰《功夫》中总露半截屁股的‘酱爆’,脸上那股窃喜的顽皮,充满喜感。”

  “这种很贼的表情很个人,但能轻而易举地触动每个成年人都暗藏的童年视觉神经。”彭树平的童年记忆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南昌八一桥头。那时,抚河边上船筏云集,他和小朋友们联合使用障眼法,将小贩的西瓜一个个从胯下滚过传递窃走,这个记忆成就了他的江南瓷上绘画《西瓜棋》。

  说起“能上天入地”的童年,彭树平认为他的瓷上江南民俗,不但是一种传统文化,也是个人的视觉记忆,这种文化和视觉记忆,阐述的是自己或是邻家孩子的童年故事,比如登梯摘果的《步步高》、《田园晨曲》等一系列作品,画面中孩童们鸡飞狗跳的顽皮劲能瞬间激活风雅者的神经,让他们回归童年的自身生活经历。

  画家们将如何描绘一个二十一世纪童年

  法国著名的史学家、评论家丹纳告诉我们如何读画:“要了解一件艺术品、一个艺术家、一群艺术家,必须正确地设想他们所属时代的精神和风俗概况。”彭树平将自己的所属时代定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江南,光屁股放牛捉蝌蚪、上树掏鸟蛋、小猪倌都是他信手拈来的民俗题材。2011年11月,作为南昌瓷板画研究中心艺术总监,彭树平捧着自己扯弹弓打鱼的《田园晨曲》出现在法国卢浮宫时,法国国家艺术行业联合会主席塞尔日·尼科尔爱不释手,感叹说:“世界正感受到中国当代陶瓷艺术的无限生命力。”

  画里画外,城镇化建设的推进让彭树平有些脆弱。“我的童年,赣江畔有拥挤的木板房,内墙糊满了挡风的旧报纸,修船的、卖网的、捕鱼的,真的和《清明上河图》一样。”定格童年,或多或少存在对当下现实的反叛,彭树平担心半个世纪后,画家们将描绘出怎么样的一个二十一世纪童年。最近,彭树平想在湾里寻一间隐藏在山林之间的画室,“你说我是现实的反骨也好,说我逃避现实也好,我都认了。无论大隐小隐,我觉得都是传统文人的情结吧!”

  彭树平作品赏析

  作品一



19世纪,绘画曾经是现代生活的电影。彭树平并不完全是江南历史民俗画家,也是导演。他的作品是每个人心里的记忆。

  作品二



从彭树平的角度来看,他所作的江南民俗是一本本地方志,更是一部历史纪录片。如果后世的人要从绘画中了解中国江南人的生活状况,那么彭树平的画就是一个重要窗口。

  作品三

  童年的彭树平常到家楼下书摊看小人书。上世纪60年代,抚河涨水淹没了叠山路,南昌人拥挤在街道两旁看水漫路面,熙熙攘攘竟然把他“挤”回了家。到家一看,手里竟然握着一本未还的小人书。回忆童年,彭树平认为,自己的作品存在对现实的抱怨感。

  文/记者黄铭 图/记者欧阳苏敏

    相关热词搜索:民俗 孩童 顽皮劲

上一篇:厦门“草根”藏家专收民间民俗用品
下一篇:一位民间收藏家的文化梦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