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滑树林:北京绢人的呵护者
2013-08-19 10:39:21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

北京绢人,是以金属丝为骨架,棉花、纱绢为肌肤,真丝为发,绸帛为衣,用彩绘描画五官而塑制的立体人型艺术品。由于其主要采用中国特产的丝、绸、纱、绢、绫、罗等为原材料,且具有浓郁的北京特色,故称之为“北京绢人”。

  滑树林和他的绢人作品

  滑树林和他的绢人作品

  北京绢人,是以金属丝为骨架,棉花、纱绢为肌肤,真丝为发,绸帛为衣,用彩绘描画五官而塑制的立体人型艺术品。由于其主要采用中国特产的丝、绸、纱、绢、绫、罗等为原材料,且具有浓郁的北京特色,故称之为“北京绢人”。

  现年63岁的滑树林,是北京绢人的代表性传承人,人称“绢人滑”。近日,笔者来到北京洋桥职业学校的绢人工作室,拜访了这位绢塑工艺师。滑树林向笔者讲述了自己与绢人的不解之缘,以及数十年来传承绢人的风雨历程。

  扔掉铁饭碗,捡起泥饭碗

  滑树林很早就接触到了绢塑艺术。最初,滑树林是在北京绢花厂主管技术,1983年,他被调到北京绢制工艺品厂任厂长。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到了北京绢人。当时,在该厂从事绢人制作的杨乃蕙、王天凤等人都是绢塑工艺大师,她们大多来自北京绢人第一代大师葛敬安早期创立的美术人型小组。正是这种浓郁的绢塑艺术氛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青年滑树林,他开始醉心于小小的绢人。

  滑树林接手绢制工艺品厂时,厂子面临巨大的亏损问题,绢人生产入不敷出,甚至一度出现了“锦盒养绢人”的情况。为了扭转这一局面,滑树林提出了“绢人要扩大品种、提高质量”“进行小改小革,创新设计出适销对路的绢人”等思路,并且开展绢人设计大赛,鼓励大家积极参与到绢人的制作中来。通过这次设计比赛,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和设计者,头脑灵活的滑树林于是就势搞了一次绢人作品展。令滑树林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正是这次展览让他走上了传承绢人制作的道路。

  当时,绢制工艺品厂邀请了绢人大师葛敬安等嘉宾前来参观绢人作品。望着眼前栩栩如生、姿态各异的绢人,嘉宾们赞叹不已。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对葛敬安说了一句:“老葛啊,我看有了这个小厂长,绢人的传承就有希望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就像一颗种子,在滑树林的心中生根、发芽。“我顿时感到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绢人传下去!”滑树林如是说。

  虽然展览的效果很好,但由于当时厂里除了制作绢人外,还有锦盒、绢花等其他产品的制作任务,绢人的发展前景仍不被看好。而为了专心地从事绢人艺术的研究和传承,滑树林毅然离厂,走上了独自开办绢人厂的道路。对于他扔掉铁饭碗捡起泥饭碗的做法,许多人都无法理解,甚至有人说他疯了,而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到滑树林。终于,滑树林成立了丰台区北京绢人厂,热火朝天地搞起了绢人研究与制作。

  完成师父心愿是传承动力

  在与滑树林的交流中,他多次提到自己的师父葛敬安,言语中流露出的敬仰与感激之情,令人动容。

  在对北京绢人产生浓厚兴趣后,滑树林向葛敬安表达了学习制作绢人的愿望。葛敬安十分高兴,表示要毫不保留地将绢人艺术传给他。于是,每个周末便成为了滑树林学艺的日子。回忆起与葛师父相处的那段时光,滑树林仍然十分激动:“葛老师十分关心我的工作和生活。我办厂子那会儿日子过得很艰难,葛老师还经常去看望我、指导我的工作,我非常感激她!”

  当时,邓颖超同志非常关心绢人工艺,曾多次帮助美术人型小组渡过难关。于是,葛敬安想制作一个绢人送给邓颖超,无奈自己年事已高。于是,她叫来了滑树林,希望徒弟能够帮助自己实现这个心愿。滑树林得知后,加班加点赶制绢人,终于将精心完成的绢人作品《穆桂英》送到了葛敬安的手中。葛敬安看后非常满意,将绢人送给邓颖超,并在给邓颖超的信中多次提到爱徒的绢人厂,字里行间难以掩饰对徒弟的喜爱。

  葛敬安临终前,向滑树林表达了两个未了的心愿:一是她想出本绢人方面的书,二是希望开办一个绢人博物馆。同时,她将自己总结的绢人制作经验的誊印稿交给了滑树林,希望爱徒能够继续将北京绢人传承下去。“完成师父的心愿是我传承绢人艺术的动力。”滑树林说。

  几十年来,滑树林背负师父的嘱托,勤勤恳恳地从事着绢人制作的传承工作,北京绢人在他的努力和坚持下,开始被人们所熟知,进入了发展的新阶段。2009年,北京绢人入选第三批北京市级非遗名录。滑树林也被评选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

  近年来,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滑树林相继出版了《北京绢花》、《北京绢人》等书籍。同时,在东城区东花市的社区博物馆里展出了滑树林的绢花和绢人作品。其绢人代表作《捣练图》、《大唐风韵》、《牡丹亭》、《红楼梦》等也在中华民族艺术珍品馆进行展示。滑树林正实践着自己的诺言,坚定地守护着绢人艺术。

  每道工序都饱含心血

  通过采访,笔者了解到,北京绢人一共包括近10道工艺,而每道工艺又包含若干道工序,全部掌握下来难度较大。滑树林也向笔者表达了自己的忧虑:“现在这个社会太过浮躁,能够真正静下心来学做绢人的人越来越少了。”

  而相对于绢人传承后继乏人来说,来自“假绢人”的竞争更让滑树林担忧不已。目前,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绢人仿制品,其脸部、手部采用石膏、塑胶等材料制作,服饰则选用廉价的尼龙等布料。由于成本很低,每件的单价只有二三十元,这给真正的绢人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绢人制作很费功夫,每一道工序都饱含了制作者大量的心血,仿制品是肯定比不上的。但是,再精美的绢人也经不住低价进攻啊!”滑树林表示很无奈。

  虽然目前绢人的传承与发展面临诸多问题和困难,但是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滑树林还是向笔者信心满满地表示,无论如何会完成老师的心愿,把北京绢人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来了解、认识和喜爱绢人。

    相关热词搜索:北京 绢人 滑树林

上一篇:藏毯和泽贴 民族手工艺中的奇葩
下一篇:顾文霞:一针一线绣人生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