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最后的地坑窑院
2012-11-27 22:24:59   来源:渭南日报   点击:

“见树不见村,见村不见房,闻声不见人”的地坑院。地坑院也叫天井院,地坑院,当地人称为“天井院”、“地阴坑”、“地窑”,是古代人们穴居方式的遗留,据说已有约四千年历史了。被称为中国北方的“地下四合院”,“凹在地下的村庄”、“人类穴居的活化石”、“刻在大地

  

    “见树不见村,进村不见人,见人坑中寻”,富平卖红薯的老王这样描述他曾经住过的地坑窑院村落,他一面给顾客从烤炉里取烤得金黄的红薯,一面自豪地说:“这可是当年的‘地下北京四合院’,曾是我们淡村镇一带农村人的传统民居。”如今,随着社会发展,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曾经的地坑窑渐渐被人们遗忘。近日,记者在走基层的过程中听说,至今我市的农村中仍有人居住在这地坑中。好奇心促使记者前去探访这一“穴居”式民居。

  初冬的天气一天天冷了起来,一大早,寻访地坑窑院的记者就出发了,车子驶进富平县城,一座座高楼让人仰望的脖子发酸,记者不由得感慨,富平近年来的变化真大。穿过城区,车子飞快地向位于县城西南方向的淡村镇驶去。

  宽敞的马路两旁,一排排整齐的现代化设施农业映入眼帘,钢构件温室塑料大棚随处可见,大棚脚下的红房子排列整齐,煞是好看,不一会儿,我们便到达了淡村镇。在淡村镇街道上,记者向过往的路人打听哪里还有地坑窑院,一位卖肉的师傅告诉记者,前几年,他们一家人还住在地坑窑院里,不过后来生活好起来,就搬了上来,当年的地坑窑院已填平了。不过东老虎村还有,建议记者去那里看看。

  按照师傅所指的方向,记者驱车前往东老虎村。结果,由于不认识路,竟走错了。在返回途中,恰巧遇到了淡村镇瓦窑村村民张久长。听说记者们来寻找地坑窑院,59岁的张久长说,自家后院就有记者要找的地坑窑院,并邀请记者去他家后院看看。穿过居住的新房,打开后院屋门的时候,只听见一只鹅“嘎、嘎、嘎”地叫了起来,见到记者,它伸开了翅膀走了过来,似乎在欢迎记者的到来。

  在张久长的后院里,记者看到一座废弃的地坑窑院,周边长满了杂草和枸桃树,坑里的几个门洞依稀可见,张久长手指着下面说:“这间坐北朝南的窑洞为‘上房’,供父母或其他老人居住,东西两侧窑洞为‘厦子’,供孩子们居住,南面背阴的窑洞,则一般用来当杂物房、牲口棚。自从1978年搬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下去住过。我们村里人在1982年左右,基本都搬了出来,大部分的窑院都被填平了。”

  从张久长家里出来,记者兴奋中略带一丝失望。兴奋的是村民日子越过越好,已不用住在当年的“地下四合院”了,而失望的是在这里我们无法尽情领略这一传统居住民俗的魅力,只能继续探访。

  车子向东老虎村的方向驶去,东老虎村村民何水平说,东老虎村和西老虎村中间隔着一道沟,东老虎村属于富平,而西老虎村属于三原县境内了。他告诉记者:“这里的地坑窑院原来都在沟里,后来也都填平了,现在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我老姑父和老姑姑现在还住在地坑窑院里,不过二老属三原县新兴镇马坳村人。”

  这句话,让记者看到了希望。打听到地址后,记者们又立刻前往三原县新兴镇马坳村,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多,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记者到达新兴镇。在好心人徐志义的带领下,记者见到了充满着古老气息的地坑窑院。

  地坑窑院的主人马文森今年73岁,在地坑窑院养育了6个孩子,孩子都已长大成人,外出务工,马文森说:“地坑窑是1962年挖成的,当时家里穷,盖不起瓦房,全家人就挖地坑,挖地坑不花钱,只要有力气,于是就挖了这个窑院。村里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不过这并不是我们创造的,在古时候,为了躲避战乱,人们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不易被敌人发现,由于地下坑道相连,非常便于藏匿和逃跑。”记者站在地坑窑院,用尺丈量,马文森家的地窑,深7米左右,长宽为20米,挖成的窑院为正方形,形成一个四方天井,四壁窑洞对称排列,在窑院西面还挖有水井一眼,供人畜用水。在地坑中间挖有红薯窖、渗水坑,渗水坑将雨水渗入地下,红薯窖用来贮藏过冬的红薯。院中鸡舍、畜圈等用来饲养家畜。

  马文森说:“居住在这样的窑洞里,冬暖夏凉,挡风隔音,防震抗震。”

  走进厨房,马文森揭开笼盖,原本打算让记者们吃柿子,可是看到柿子还没熟,老人不好意思地说:“有几个柿子,想让你们吃,可还没熟。”“村里这样的窑院多吗?”记者问。马文森说:“以前很多,现在就剩下两家了,住人的就我们一家。政府让搬出来住,因为里面有一间窑洞有些坍塌不安全了。说心里话,我觉得这种窑院是天底下最好的房子,冬天家里从来不用取暖,夏天睡觉还要盖被子。我和老伴住了快一辈子了,很少生病,也养育了6个孩子。”

  马文森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农村经济条件开始改善,大部分农民选择搬出窑院,在地面上建更体面的瓦房或平房。到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社会发展,农民开始大批迁出窑院,废弃的窑院则在风雨侵蚀中自然坍塌。渐渐被遗弃或者填埋。言谈之中,马文森脸上流露出一丝茫然。”

  回到报社,恰逢老战友老于从河南陕县的地坑窑院旅游回来,老于感慨地说:“河南人太聪明了,把当年的地坑窑院经过整修,加上婚礼民俗,配以当地的流水席餐饮,弄来了好多农村妇女,纳鞋底,搞剪窗花,开发成了火爆旅游景点,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记者告诉老于,富平、三原一带也有地坑窑院。

  老于说:“没有听说过咱这里有地坑窑院。”

  记者回答:“不但有,而且把照片都拍回来了。”

  打开电脑,老于看的很仔细,表示很快会去照片上的地坑窑院进行一次探秘游……

  见到记者,马文森老人热情地拿出柿子来招待。

  供马文森一家人出入窑院的漫道。

  窑院的地下通道。

  水井。 

    相关热词搜索:地坑窑院

上一篇:白族建筑的照壁
下一篇:辽东民居建筑习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