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祖辈的手艺别荒废了”

广东新兴县仅余10户人家手工制作花灯
2013-07-18 11:22:57   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

新兴县至今仍保留着许多传统习俗,挂花灯就是其中之一。“添丁挂上白花灯,娶妻挂上新人灯,入伙挂上新屋灯,祭祖挂上太公灯”,形态各异的花灯和居民生活息息相关。

李氏一家常常全家出动制作传统花灯

李氏一家常常全家出动制作传统花灯



李树钊的花灯在南海展出,深受好评



新人灯寓意着和美长久

  新兴县至今仍保留着许多传统习俗,挂花灯就是其中之一。“添丁挂上白花灯,娶妻挂上新人灯,入伙挂上新屋灯,祭祖挂上太公灯”,形态各异的花灯和居民生活息息相关。

  新兴花灯历史悠久。唐宋时,新兴县已是全国著名的佛教圣地,各地都有信众与僧人到龙山国恩寺礼佛参禅,中原地区的文化、习俗,如花灯制作工艺随之传入。经过不断发展,新兴花灯习俗得到延续、丰富和发展,形成了浓郁的地方特色。新兴花灯有据可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

  如今,花灯的销量不减,然而花灯手工艺人却逐年减少。李树钊的花灯扎制技艺由祖辈传承下来,现在是第六代花灯传人。他制作的花灯工艺精细,分量轻,透光好,构思精巧、造型美观、内容广泛、规格齐全。他还善于把彩灯与民间玩具相互结合,创新产品如筒灯、南瓜灯等,造型可爱、简便灵巧、折叠拉合、启闭自如,便于使用、保存和携带。

  作为新兴县花灯传承人,李树钊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展示的机会,也盼望着有更多人了解花灯,从事花灯制作。

  传统花灯维持生计

  新兴花灯传承人李树钊是六祖镇许村人,从祖辈就开始扎制花灯,如今他已成为第六代花灯传人。

  7月14日,记者来到李树钊所在的许村,村中池塘边、村道旁都种植了马丝竹,村中的老人告诉记者,这正是制作花灯的原材料之一。村民说,正月十三日起,到宗祠神庙去挂灯笼,十五日将灯提回挂于家门,这称之为“兴灯”。由于“灯”与“丁”同音,旧俗都想“人丁兴旺”,便于元宵节高挂花灯取“兴丁”之意。

  相传,许村从开村以来就有制作花灯的手艺人。最鼎盛时期,附近各个乡镇的市集摆卖着的花灯几乎都产自许村。如今,县城里不少的花灯都出自许村花灯制作人之手。

  平日里的李树钊是个地道的农民,但他门前摆放着的花灯竹架泄露了主人的身份。李树钊说,从太公李元章起,祖辈制作花灯前后已有200余年历史。自小他就帮忙着祖父、父亲扎作花灯,如今他已经是第六代花灯制作人。

  1978年,花灯重新兴起,李树钊结束了在生产队当记分员的工作,为了照顾家中妻儿,他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机会,参照祖传留下的“灯度”(记录制作花灯的尺寸),重拾祖辈流传下手艺,25岁的李树钊成为当时村中最年轻的花灯制作人。

  李树钊说,旧时花灯以竹篾、铁线、娟、丝绸、色纸、玻璃纸等为主要原材料,配上各色剪纸、图案制作而成。以往在春节、元宵节、中秋节、婚礼、入伙、成人、添丁等庆典这样的喜庆日子里,乡人都有挂花灯的习俗。

  上世纪80年代的花灯尺寸和样式都有规定,制作工艺简单,用李树钊的话说,“修整的马丝竹过火塑形,然后扎制花灯的竹架。把市面上统一的纸面造型糊上就可以拿到市集去贩卖。”

  许村的村民多数在家务农,利用村中的马丝竹在闲暇时制作风筝拿到市集贩卖,而到了春节时候,村民们可以用制作花灯来维持生计。花灯一直有可靠的销量,就这样,靠着耕种土地和祖辈传承下来的花灯手艺,李树钊养活了4个儿女。

  改良花灯热销四乡

  与李树钊一屋之隔的堂叔李展云,制作花灯也已经有30多年历史了,人称“十叔”。记者来到李展云家中,“十叔”的妻子伍丽芳正在制作花灯上的剪花。

  与李树钊不同的是,李展云因为曾经是工人所以没有田地,为了照料7个儿女,回到家中的李展云和妻子伍丽芳常年以制作花灯为生。

  说起花灯,李展云说不得不提1995年。当时圩市上经营侨光饼家的伍兆真找到李展云,出价500元让李展云创作大型花灯。对于一个普通的手工艺人,这在当时可谓是“天价生意”,为了做成这笔买卖,李展云冥思苦想,创作了三层的走马灯,并搭建了大型的灯棚展示,轰动一时。“花灯越大、花样越多代表主人家越有面子。”于是,乡人纷纷效仿,大型的走马灯热销。

  顾客对花灯的大小和样式要求也越来越高,花灯的改良工艺也一年比一年考究。和李树钊一样,为了挑选好的贴花,每年伍丽芳都要亲自去佛山和广州区进货。

  工艺十分精细,分量轻,透光好,构思精巧、造型美观、内容广泛、规格齐全的李氏花灯经过乡民口口相传,越来越多很多顾客都主动找上门来。

  每逢需要赶制花灯的时候,李家十余口人废寝忘食,无一例外都要参与其中。父亲扎制骨架,母亲剪纸,孩子贴花,制成的花灯摆满了房子,“一间不够还要腾出好几间屋子摆放。”伍丽芳说。

  等到正月初二到正月十八,集成圩路有一条被成为“花灯街”的街道,平日里有许多赶集的村民摆卖,这条街道在这几十天光景里便改头换面。几十米长街陈列了大大小小的花灯,各家各户的花灯竞相比拼。大的有10多米的牌楼灯,小的有土地灯或仅有几公分的小莲灯,这些花灯从作图放样、竹架扎制到纸面造型、绘图着色都是以手工为主,十分讲究。

  利用空气动力学原理制作的李氏走马灯更是一绝。李展云说,在六祖镇,甚至是附近乡镇各个集市,李氏花灯深受顾客欢迎。李展云告诉记者,一年销售的大型走马灯可达二三十盏之多,到今年7月已经有4个人订购了大型的走马灯。

  “一年下来制作的花灯连自己都数不清了。我们年收入有五六万元,也就相当于夫妻两人打工的收入。”李展云说。

  花灯手艺期待推广

  花灯的工艺得到不断改良,虽然也不愁销量,但是李树钊告诉记者,花灯是一门“短命活”,而且制作花灯的收入其实不多。

  一年当中,花灯的销售期从正月初二到正月十九结束。然而,制作花灯则需要从七八月就开始。农忙过后,他就要开始修砍竹段、晾晒干燥、扎制骨架、剪纸贴花,直到12月花灯才真正成型。

  “分田到户的年代,制作花灯的收入仅仅够买一包肥料。”以售价最高的三层走马灯为例,完成需要全身心投入一个多星期时间。直到现在,李树钊一年下来制作的大小花灯近1000个,但制作花灯年收入维持在1万多元。

  “十八天光景,花灯的数量也要考量,制作多了就担心卖不出去。销售不去的花灯不仅需要占据大量空间存放,而且容易发生蛀虫。”

  李树钊的小女儿李国丽从小学开始就帮着父亲制作花灯,姐弟4人帮忙着剪纸贴花,“那时候看着其他小伙伴都放假,自己却要帮忙,心里觉得特别苦。”

  李树钊说,制作花灯几乎是全家总动员。而且花灯的制作也需要耗时费神,正因为如此,许村制作花灯的人数逐年减少,大多数花灯创作人已经改行从事其他行业。目前,许村创作花灯的人家已由原来的14户减至4户。据了解,新兴县制作花灯的民间艺人剩下10户人。

  今年65岁的李展云也说,儿女劝说他们放弃花灯,就连村中路过的乡人也说,花灯的工序太繁琐,“其实我们也想停下了,但是很多顾客都要求我们继续做下去,我们也坚持把这门手艺做下去。”

  “知足者平日乐。”李树钊仍然选择坚持花灯制作。“我的爷爷都走了几十年了,那张祖传的‘灯度’也霉掉了。制作花灯的生活是清苦,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祖辈留下的手艺荒废了。”

  今年60岁的李树钊笑着说,他已经是村里最年轻的花灯传人了,年轻人丝毫没有从事这个行业的念头。

  近年来,新兴花灯项目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充分肯定了新妇灯、白花灯、新屋灯等精美的花灯蕴含的文化、科技和美学价值。李树钊也因为女儿无意间把父亲制作花灯的图片放上网络,进入公众视线,他的手艺得到了肯定,并被选为新兴县花灯传承人。

  随后,他的花灯也相继被带到全省各地参展。“那时候,我们被要求现场制作花灯,好多选手都使出自己看家本领。”2010年12月,其制作的花灯代表云浮市参加广东省花灯联展,这位质朴的花灯传人显得相当自豪,他也因此深受鼓舞。

  “过去的花灯维持着我们的生计,现在的花灯让我们这些农民一展手艺。”李树钊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机会展示,也盼望着有更多人了解花灯,从事花灯制作这个行业。“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相关热词搜索:花灯 李树钊 新兴县

上一篇:我把非遗手艺带进大学课堂
下一篇:老洛阳老手艺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