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邳州木版年画
2012-08-01 14:24:30   来源:美术报   点击:

大量的照相制版,机械彩印的美女肖像画、山水画、装饰画上市,传统的民间木版年画受到了强烈冲击,销售量迅速减少,致使木版年画作坊纷纷停业,有的艺人远走外省、市偏远地区从艺,有的艺人被迫改行,另谋他业,邳州传统木版年画出现断代,濒临灭绝。

  邳州木版年画源于邳州民间绘画的发展,汉代就已呈现了年画的造型雏形,成熟于宋代,兴盛于明清,清代中后期发展至鼎盛时期。邳州木版年画受地域民俗文化的影响,其作品风格独特,内容涉猎广泛,画面构图简练,造型粗犷豪放,纯朴自然,色彩鲜艳,对比强烈,充满着浓郁的地方民俗文化特色,深受民众的喜爱,广泛地流行于邳州及周边接壤的苏北、鲁南地区。

  邳州,古称下邳,位于江苏省北部,苏、鲁、豫、皖接壤地区,历史上邳州就是中国南北水陆交通要地,进京通道、漕运咽喉码头,是南北商贾、物资贸易、文化交流的发源地、交融地、传播地,便利的交通和商贸、文化往来,促进了邳州木版年画的生产与销售,同时也促进了南北木版年画艺术的交流与扩展。

  据资料和实物显示,邳州最早的民间绘画见于邳州市四户镇“大墩子”、戴庄镇“刘林”古文化遗址出土的6300多年前新石器时期的精美彩陶画,其出土面积广泛,彩陶器画众多,而且纹饰秀美,绘制工艺精炼,笔法流畅,图案造型活泼奔放,色彩古朴绚丽,至今仍鲜艳夺目,其中许多器皿使用了绳子、编织品、麻布和花纹模具在泥胎上压印花纹,同时从发掘出的赭石颜料石、颜料研磨工具(陶砚、磨棒)及骨制毛笔笔杆、笔帽等绘画材料工具的制作使用,可见邳州的先民们早已发明了绘画、雕刻、印制、材料的采集和制作技术,雕塑、刻绘造型、绘画及制作工艺都已非常成熟,并将绘画应用于生活装饰,开始了批量拓印制作和在民间广泛使用。

  商周、战国时期,邳州已出现了用刀刻制的青铜器模具,艺人们在平面物体上雕刻凹凸的花纹装饰,其形制纹饰精美,雕刻造型技艺已非常娴熟。

  秦汉时期,邳州的汉画像石雕刻、拓印技术已更为成熟,从邳州出土的众多汉画像石画中,可以看到邳州民间艺人精美的绘制、雕刻技艺,其雕刻技术严谨精湛,画面繁复细微,内容丰富,为邳州年画雕版印刷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成熟的雕版经验。

  唐宋时期,邳州年画已发展较为成熟,开始了雕版年画印制,作品在民间传播应用,绘画、制作的年画品种和数量也有很大提高。

  明清时期,邳州木版年画进入邳州的家家户户。清乾隆年邳州进士陈略在其著作《胡打算》中,详细地记录了邳州年画的兴盛局面:“影壁紧靠梧桐树,上画麒麟寿八仙。客厅挂起字和画,邳州八绝样样全。吴仪牡丹中央挂,花寒对联贴两边。魏朝梅花高林菊,洪龙松柏代代传。邓林八哥东山挂,卓子条幅挂西山。名锦屏风精无比,山水不厌周浮先”。由此可见邳州年画在清代时已在邳州地区民间广为流传。随着苏、鲁、浙、皖、闽商船的往来,南北客商和年画经销商纷纷前来批发采购年画,大大地增加了邳州年画的流通。由于年画需求量的增加,吸引了众多邳州及周边地区的年画艺人,在境内城厢、官湖、土山、宿羊山、旧城、窑湾、石坝、车辐山、寨墩、戴圩、徐塘、炮车、郇楼、大沂、小河、冯窑、姚庄、良壁、岔河、四户、邢楼等运河沿岸码头、古镇集市,先后开办了数百家各具特色的手绘年画、木版年画作坊和批发销售店铺,从事专业年画的制作与销售。由于前来批发购买年画的客商不仅购买本地的传统年画,同时也带来了南北方年画样本和新创作的图案来料加工,从而更大地促进了南北方年画艺术的交流融汇,促进了邳州年画的进一步发展与提高,使邳州年画进入了空前的繁荣阶段。邳州木版年画的印制品种和应用范围也从神佛造像、祖谱中堂、春贴、咒符等传统祭祀、吉祥纹样扩展到年节张贴的生活礼俗、民俗风情、包装彩纸、商品宣传、家居装饰等实用领域之中。

  清末、民国时期,邳州木版年画在继承传统木版年画的基础上不断地创新,逐渐向多层次多品种的方向发展,力求木版年画作品能最大程度地适应广大民众的需求,使传统的木版年画与现代木版年画并存,刻板印刷技艺也不断创新和提高。

  20世纪50年代初,邳州政府和文化部门为活跃城乡群众文化生活,组织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群众美术创作活动,培养了一大批年画作者,提高了民众的欣赏水平,扩展了年画的应用范围,创作了一大批反映现代民风民俗、生产生活的新年画作品,促进了年画的发展与提高。新年画创作迅速崛起,推动了中国民间绘画、民间新年画的发展,但同时传统木版年画品种受到极左思潮的影响,遭到严重的冲击和批判。一批年画老艺人也放弃了传统木版年画制作,参加了新年画的创作,年画作坊和销售店铺关门停业,年轻人得不到传统制作技艺的熏陶学习,致使邳州传统木版年画逐渐走向衰落。

  60至70年代中期,特别是“文革”期间,邳州文化是重灾区,传统木版年画被视为“四旧”、“封资修”,宣传封建迷信、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反动工具,年画艺人受到批判,民众被限制制作和使用,木版年画作坊被捣毁,大量的传统木版年画画稿、刻版被焚毁殆尽,造成了传统木版年画历史资料、制作技艺的丢失,传承的隔断,邳州木版年画进入了濒危时期。

  70年代末,“文革”结束,邳州传统木版年画获得解禁,一些传统木版年画作坊重新恢复了绘制、印刷生产,年画开始被允许在乡村年节集市销售。邳州传统木版年画得到短暂的恢复,同时新木版年画创作异常活跃,并逐渐与传统年画制作融合,刻印技法也逐渐向传统靠拢,作品的题材内容回归民间风土人情,生产生活场景,民风民俗、民间信仰。

  80年代末至今,随着改革开放,土地承包,生产责任制的深入,农村民众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生活环境的改变,民众的求新求美思想意识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大量的照相制版,机械彩印的美女肖像画、山水画、装饰画上市,传统的民间木版年画受到了强烈冲击,销售量迅速减少,致使木版年画作坊纷纷停业,有的艺人远走外省、市偏远地区从艺,有的艺人被迫改行,另谋他业,邳州传统木版年画出现断代,濒临灭绝。

  2004年,邳州市人民政府、邳州市文化体育局成立了“邳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邳州市年画保护研究机构,进行邳州年画的挖掘、整理、研究、辅导和开发工作,组织、指导年画艺人收集流失的传统木版年画刻版、纹样、制作工具等资料,深入挖掘、采集记录邳州传统木版年画的绘图、刻版、印刷技艺,恢复木版年画制作作坊,有效地传承和保护了邳州年画。

    相关热词搜索:邳州 木版年画 民间绘画

上一篇:嘉兴灶画艺术
下一篇:贝叶经制作技艺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