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戏说木版年画“小人图”
2012-12-10 13:39:19   来源:宝鸡日报   点击:

在这幅版画上,两个老兄闲来无事,相互较着劲吹猪尿泡、羊尿泡,一个头戴元宝帽子,半蹴在地上,吹得眼珠子白多黑少,吹得脚尖快要离地,吹得肚子胀成青蛙。旁边站着的人,手里也拿起“吹涨捏塌”准备使劲吹哩!想必两个人想比赛一下看谁吹得最凶,看谁能吹破天!

  我的童年是在岐山乡间度过的,贫穷像影子一样紧缠着我。我做梦也想有小卧车、驳壳枪、地球仪这三样玩具,于是天天攒着分分钱、角角钱,但怎么攒也买不起其中的一件,书包之外,依然是土里土气的木猴、桶圈、烂瓦片这三件宝。做木猴不复杂,拣旧桶圈靠运气,唯瓦片俯拾即是。拴起鞭子“打木猴”,绑起钩搭“滚铁环”,画上方框“踢上楼”,不论人数,不挑场地,不管季节,赌无资,赢无偿,输无债,这就是农家孩子斗智斗勇乐在其中的天堂。至于伙伴们为何把踢瓦片游戏叫做“踢房”、“踢上楼”或“踢高楼”,大人不解,小孩难知。
 
  乡间远离闹市物资匮乏,最引人眼球的是货郎担,孩子每每见到挑着两竹筐、腰如一张弓、手持拨浪鼓的老者,就像花果山贪得无厌的猴儿猴孙围拢在孙悟空身旁,满筐的针头线脑雪花膏、洋糖别针芝麻扣,不但惹得老太太小媳妇挑来拣去,更有挂满筐沿花花绿绿的气球,把孩子们惹得手脚痒痒团团转。农村人把这气球吹气口加上小竹管叫“吹涨捏塌”,尽管这个吹泡泡、听哨哨的玩具实在没有什么科技含量,但其中的天籁之音,却令成长中的孩子心驰神往、乐此不疲。而长辈们听多了、听烦了,总是嗔怪地说:“长大了别做吹涨捏塌的事!”
 
  昔日曾经风行一时的“吹涨捏塌”,这阵从儿童玩具行列中已经消失,但“吹涨捏塌”这个口头禅,却在乡间人的语言中依旧闪光。近日我在翻拣凤翔木版年画 8幅小人图时,像发现了久违的一件宝物,突然眼前豁然一亮:原来,一个极不起眼的“吹涨捏塌”,早就由孩童的玩具走进社会舞台并定格在版画上,看来耿直倔强的关中人,对种种“吹涨捏塌”的货色深恶痛绝,不是没有来由的。
 
  在这幅版画上,两个老兄闲来无事,相互较着劲吹猪尿泡、羊尿泡,一个头戴元宝帽子,半蹴在地上,吹得眼珠子白多黑少,吹得脚尖快要离地,吹得肚子胀成青蛙。旁边站着的人,手里也拿起“吹涨捏塌”准备使劲吹哩!想必两个人想比赛一下看谁吹得最凶,看谁能吹破天!这幅版画创作于清末民初,那时还没有气球飘动在中国,而猪羊尿泡肯定比气球难吹,不把自己腮帮吹得像猪羊尿泡,当然是吹不起来的。
 
  乡间是一个大社会,各种人物都聚集了,像《封神演义》里的神神鬼鬼一样。乡间是一个大舞台,有正面角色,有反面角色,有吹胡子瞪眼的,也有甩袖抡刀的。乡间的人实实在在,虚虚幻幻。而庄稼人把搬弄是非、挑起事端、从中渔利的人骂作“吹涨捏塌”。起事者是他,息事者也是他;兴事者是他,灭事者也是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
 
  小时候,听老人们讲“吹涨捏塌”时,总会扯到村西的狗剩身上。狗剩能说会道,把扁的说成圆的、黑的说成白的,人都叫他“嘴儿客”、“舌辩猴”。有次他去青化镇看望姓焦的老朋友,一进门焦老汉长吁短叹,他一问原来是家中的狗咬伤了人,伤者正在他家炕上装死狗哩!狗剩一听这事,大声吼道:“养鸡是为了下蛋,养狗就是为看门咬人!”这时,屋中传来谴责声:“狗日的狗剩,连你姑夫都不认了!”狗剩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走进屋子,原来被狗咬的人正是自己的姑夫。“你家的狗是拴着还是放开哩?”狗剩瞬时变了脸吼叫说。“你明知狗爱咬人还不拴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狗剩质问再三不容置辩!“老焦是朋友,姑夫是亲戚,我也不拉偏架,给人看病是第一!”狗剩自作主张断了案!结果,狗剩的姑夫在焦家炕上不仅睡了两个月,临走时还撬走了一石麦,后来狗剩也从他姑父那里得到了五斗麦的酬劳。从此,狗剩的“吹涨捏塌”闻名乡里,人见了狗剩像见了狗屎一样就“轰”地走开了。
 
  前几年,闲暇之际总爱看陕西作家杨争光的小说。其乡土味纯正得像地里的荞麦,让人拍案称奇,忍俊不禁。他的大作《棺材铺》,塑造了一个堪称“吹涨捏塌”的典型代表。主人公杨明远在袭击了一队做丝绸生意的商人之后,回到镇上开起了棺材铺。棺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总不能硬往别人家里抬。但杨明远却采用了“吹涨捏塌法”,他将镇上最有势力的两个大户人家挑斗起来,让两家成了斗红眼的公鸡。先是解开了财主李兆连家牲口棚里的牲口缰绳,栽赃给财东胡为。在牲口被追回后,他偷着捏死了李兆连的儿子,又给胡为扣上屎盆子。杨明远今天去胡为家出谋定计,明天去李兆连家打气鼓劲,后天两家争着请他吃酒席。他的舌头上有毒,夸谁好谁跌跤,骂谁孬谁倒塌。最后,李兆连下决心要把“胡为的皮扒下来扔在房顶上让太阳晒干”,“一场痛快淋漓”的打斗不可避免,街上摆满了尸体,上好的柏木棺材卖得一干二净,新镇成了空镇。杨明远用“吹涨捏塌”,“吹”死了上百人,“塌”死了一个镇。可见“吹涨捏塌”为小人伎俩中最毒的箭矢,最毒的杀手。
 
  这几年,我喜欢上历史书籍。看着看着,觉得“吹涨捏塌”像一座狰狞的奇峰笼罩在波谲云诡的史海中。张仪苏秦是纵横家,可纵横捭阖却离不了“吹涨捏塌法”。秦桧害岳飞,用的是“吹涨捏塌法”,蒙古灭金、灭宋,用的是“吹涨捏塌法”。“吹涨捏塌法”神奇就神奇在炮制者以公允以调解的面孔出现,坐等鹬蚌相争;“吹涨捏塌法”神奇就神奇在有奶就是娘,管他美与丑;“吹涨捏塌法”神奇就神奇在一石三鸟,以售其奸,把自己变成“和事佬”、“不倒翁”。当今的“世界警察”——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说萨达姆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鼓动着“八国联军”出兵,其实美国人一眼盯上了伊拉克的石油,一眼盯上了北约和日本的钱包,而伊拉克的油、美国的军工产品,就成了他经济的新的增长点。不久以前北非的利比亚、眼下西亚的叙利亚、地跨亚非的埃及等国出现的变化,都是美国的“吹涨捏塌法”在兴风作浪。同样,美国还在中国的南海和钓鱼岛继续上演着“吹涨捏塌法”,其险恶目的就是在亚太地区离间中国与邻国关系,让中国发展的巨轮慢下来、
 
  停下来,直到倒退回去。
 
  余秋雨先生在美国讲学时,有人问儒家理论到底用什么简单的话来概括。余先生说,有上善若水、有天道酬勤、有厚德载物、有自强不息。他还说,西方把人总是分成好人与坏人,但中国人把人分为好人与坏人外,还分为君子与小人,如果你被打成小人,不要说政界商界视你为狗屎,就是丐帮匪霸也不会理你!是的,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最强的“小人国”,因为他擅长施用的“吹涨捏塌法”,已经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中暴露无遗,而在全球兜售的民主、人权、信用评级、反导条约、北极变暖特别是亚太战略等等货色,也越来越被世界人民所不齿,当然要越陷越深,最终落得个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下场。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诚信危机与道德滑坡日益侵蚀着各个角落,“精英团队”的恶意炒作甚嚣尘上,潽洱茶炒成了神茶,大款富婆趋之若鹜,不料一周间市场缩水三百多亿;温州炒房团囤积居奇,进入北上广如入无人之境,不料个个炒得焦头烂额;也有某奶粉全军覆没,某火腿百口难辩,某初乳风光不再,只给人留下了耻笑和骂名。被“明星大腕”吹上天的燕窝、海参、发菜等奇珍异宝,更是假货漫天飞,谁花钱谁遭殃;被“专家教授”捧若国际潮流的保健品、补钙片、微量元素测试等,原来都是给普通人挖的坑,至于包治百病返老还童的祖传秘方,改头换面的美容术增高术丰乳术,统统都是“吹涨捏塌”式的翻版。
 
  小人与君子,如同水火不相容、冰炭不同炉。人的一生,有许多难以突破的瓶颈、难以逾越的大山。君子宁愿不突破不逾越也要保住名声、守住底线,而小人为了达到目的总是指桑骂槐、偷梁换柱、含沙射影、不择手段,唯恐天下不乱。正如鲁迅说的“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一样,“吹涨捏塌”者纵然有三十六计、七十二变,但最终无一不是“反误了卿卿性命”,把自己“吹”死“塌”死,从古到今,无不例外!
 
    相关热词搜索:木版 年画 

上一篇:烙铁绘就大千世界 丝绢传承土家文化
下一篇:刻纸老艺人张玉英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