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年俗里藏着考古发现
2015-02-09 11:21:57   来源:光明网   点击:

先民们在刀耕火种时形成的一些习惯,历经千万年的沉淀,逐渐固化而成今天中华民族的习俗。每逢春节,这些习俗总会更为集中地呈现,年复一年延续着中国文化的精髓。

     先民们在刀耕火种时形成的一些习惯,历经千万年的沉淀,逐渐固化而成今天中华民族的习俗。每逢春节,这些习俗总会更为集中地呈现,年复一年延续着中国文化的精髓。浓浓的年味儿已扑面而来,本刊特意挑选几则与春节有关的考古趣闻,请大家共同欣赏。
年俗里藏着考古发现
 饺子馅里有岁月——猪
 
  饺子馅里有岁月——猪  猪肉是中国人摄取蛋白质的第一来源,春节时,包饺子也多有以猪肉为馅。远在新石器时代,先民就曾用猪殉葬,并将猪的形象用于器皿和礼器中了。

  考古学家普遍认为,家猪源于野猪的驯化。然而,野猪到底在何时何地被驯化成家猪,依然是目前学术界探讨的重要课题。考古学家以往用骨骼形态和DNA来区分家猪和野猪。但中国科学院大学胡耀武教授认为,这种方式忽略了DNA的改变需要漫长的时间,人类最初可能会捕获一些野猪的幼仔,干扰他们的栖息环境和食物结构,短期就可改变野猪的生活习性,但并不能立刻改变它们的骨骼形态和DNA特征。胡耀武认为据此来寻找家猪驯化的起点是滞后的。他提出可以尝试分析考古所获得的猪骨骼中的同位素元素,以此来重建猪的食物结构,从而区分家猪和野猪。这种方法,为考查家猪的起源另辟蹊径。他认为,家猪的食物结构应和先民的食物结构比较一致,即食物中包含比较多的蛋白质,但野猪的食物结构则和当地自然植被的同位素元素数值较为接近,且食物中蛋白质含量较低。

  遵循这样的思路,新研究显示,目前为止,中国最早的家猪应该出现在距今9000多年前的舞阳贾湖遗址,几乎和土耳其的家猪驯化时间相媲美。倘若我们能够发现更早的猪骨骼,纵使在生物形态特征和DNA特征上都找不到家猪的特征,但检测其骨骼中的同位素元素,就可以重建它们的食物结构,以此来判断野猪究竟最早在何时与人类产生交集。

  最喜闻乐见的食物——面条

  尽管饺子是春节餐桌上当之无愧的“主角”,但另外一种主食也不该被忽视,那就是面条。面条称得上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喜闻乐见的食物之一。面条以谷物或豆类的面粉加水和成面团,之后或压或擀,制成片再切,也可用搓、拉、捏等手段,制成或窄或宽,或扁或圆的条状,最后进行煮、炒、烩、炸而成。

  春秋战国时期,“我行其野,芃芃其麦”的现象就开始出现,说明小麦的种植业已增加。到汉代,小麦的种植更是成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淮南子·时则训》载:“乃命有司,趣民收敛畜采,多积聚,劝种宿麦。若或失时,行罪无疑。”汉代文献中已有了“汤饼”的记载,这应该是小麦粉加工面条的雏形。考古发掘也显示,汉代出现了专门针对麦类的新型加工工具——石转磨,它可将麦粒加工为面粉,这才有更多可口面食的出现,面条也因此出现了。

  但汉代的面条应是比较成熟的阶段,而绝非面条的起源。2005年,青海喇家遗址一碗由泥土封存的倒扣的面条在《自然》上发表,改写了面条起源的历史,奠定了中国是面条最早起源地的观点。有考古学家研究认为,喇家遗址的面条为小米粉制作而成,此后他们又通过模拟实验制作出长达数米的小米面条。另外,在距今2400多年前,黍子也被我国新疆苏贝西的先民制作成过面条,这一发现极其重要,填补了面条制作工艺发展历程上的重要节点,被美国《考古学》杂志评选为2011年度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春联上的艺术——汉字

  贴春联是春节时必不可少的习俗,春联上以书法艺术展现的汉字,往往也会引得大家品评一番。书法向来被誉为“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具有一种普世的美。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书法艺术,从汉字出现时便已随之产生。早在旧石器时代,人们就开始用颜料在岩面上“涂鸦”记述他们的生活场景,其中有一些符号似乎就是文字最初的雏形。到新石器时代,人们开始在陶片上绘制一些几何形符号或陶文。此后,由于汉字的载体极易消逝,其发展变得十分模糊。直到19世纪末,河南安阳小屯发现商代的甲骨文,被公认是中国最早的汉字,有考古学家认为“它上承原始刻绘符号,下启青铜铭文,是汉字发展的关键形态”。

  汉字出现以来,曾先后呈现在甲骨、金、石、竹、木、缣帛、纸张等材料上,因其载体不同,文字的呈现形式亦各自不同。早期,由于载体较为单一,书体也相对单一,先后有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简牍、帛书等,这些是篆书的前身。到了汉代,由于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纸张出现了,因其轻便廉价,书写文字传达信息便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书体也开始因人而异,一些追求美和个性的人,就在纸张上演绎出文字的不同特征和风格,各种书体也就应运而生,书法也随之诞生。

  清雅待客之道——饮茶

  春节时,有客来访,煮杯清茶待之,也是一桩雅事。饮茶,饮的是茶叶泡出的汁液,也称作茶汤。茶汤的形成需要栽培茶树,采摘、加工、炮制茶叶。在这个过程中,先民加工出种类繁多的茶叶,更创造了中国悠久而又独特的茶文化。

  迄今为止,中国先民最早栽培茶树、饮茶的直接证据当属浙江省余姚田螺山遗址(距今5500—7000年)发现的古茶树遗迹。考古学家认为这些古茶树是人工栽培,并推测当时的居民可能已使用陶器来煮茶、饮茶。但当时的先民可能并不清楚茶的具体功效,仅仅将其作为食物来源的一个重要补充。在后世文献中也有关于茶的文字记录,如《神农本草经》:“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这一时期,似乎先民仅仅把茶作为一种药使用,这可能和我国源远流长的中医理念——“药食同源”密切相关。唐代时,陆羽甚至编纂了一部茶叶百科全书——《茶经》,被认为是“中国乃至世界现存最早、最完整、最全面介绍茶的第一部专著”。

  除了文献记载,一些考古发现,也帮助我们“透视”古人制作茶饮的细节。在河北宣化曾发现一座辽墓,墓主人为张世卿,其墓中壁画清晰直观地描述了辽代居民制作茶饮的整个过程,还展示了丰富的饮茶器皿。2009年,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也出土了一个铜质渣斗,其上附有茶叶,专家认为这些茶叶应该是产自福建的白茶。

  “吃”离不开它——筷子

  “吃”是春节的一个重头戏,筷子是此时必不可少的饮食工具。在我国,人们很早就形成了用筷子吃饭的习惯,这已成为华夏五千年文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考古发现表明,早在旧石器时代人们开始狩猎采集生活时,已能用火来加工猎获的猎物,他们会用木棍来翻动肉类,使其受热均匀,这些木棍似乎可视作筷子的雏形。新石器时代,人们利用陶器来蒸煮食物,相应的,产生了骨铲、骨匕、骨柶等餐具。在江苏高邮龙虬庄遗址(距今5000—7000年)发现了最古老的筷子——骨箸。考古学家还复原了当时居民吃饭的一套餐具——陶碗、陶钵、陶豆、骨柶、骨箸。而后,河南安阳侯家庄墓葬发现了铜筷,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极其干燥的环境中发现了木筷。在其他地区,金、银、竹、象牙、骨等质地的筷子也都有发现。

  为什么筷子会被中国人普遍接受和使用?这似乎和农耕文化的饮食习惯密切相关。自古以来,我国加工食物的器物组合群以蒸煮功能为主,这就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人们以“夹”为习惯的吃饭方式。此外,先民的食物以农作物为主,其中,小麦等的推广和种植,小麦粉面条的发明,似乎对筷子的推广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年俗

上一篇:传承京味年俗文化 北京曲剧团身体力行
下一篇:探秘两岸“食福”习俗:纪念“开漳圣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