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关中习俗与农耕文明
2014-08-19 11:54:33   来源:西安晚报   点击:

 有什么样的农耕文明就会有什么样的风俗习惯。这一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关中农村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时期表现得尤为突出。那时的农村生产力不发达,人们的吃穿用住全靠自力更生、自我保障,农耕生活多姿多彩。

  有什么样的农耕文明就会有什么样的风俗习惯。这一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关中农村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时期表现得尤为突出。那时的农村生产力不发达,人们的吃穿用住全靠自力更生、自我保障,农耕生活多姿多彩。
 
  关中平原怀抱渭水、土层深沃、渠系发达,盛产小麦、玉米、棉花、黄豆、油菜、青麻、芦苇等,农业资源丰富。并且,林木葳蕤,牛马驴骡成群,猪羊鸡鸭成圈。当时流行的民谣“油坊轧轧响,织机户户忙,晴天打胡基,炎夏抹泥基,雨天清草圈,夜晚编苇席,睡的连锅炕,仰头芦苇棚,提的藤条笼,瓮装丰收粮。”便是对关中农村特有的农耕生活的形象描述。
 
  油坊轧轧响。大集体那阵,以粮为纲,人们除过预留场面地种一片油菜外,主要油料作物非棉花籽儿莫属。每年冬季,生产队总会派五六个社员去油坊帮忙轧棉籽油,选到的人非常荣幸,因为当天可以带上五六个馒头,将其切成馍片,油炸了吃。油是当时农家生活水平的主要标志,只要嗅到谁家飘油香,必定是家里来了派饭干部、教师或客人,否则,平日难得见到谁家锅里漂油花儿。油坊榨油是采用原始的木榨,出油慢且少,声音却很大,老远就能听到木头挤压棉籽饼、菜籽饼而发出的“轧轧”声。好不容易轮到一个生产队榨油,往往还需要好多人好几天的忙碌。周而复始,成为村落一景。
 
  织机户户忙。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关中农村穿衣几乎清一色粗布衣衫。棉花采摘回来晒干,经轧花机去籽、弹花机抽丝膨化,然后一条一条地擀成捻子,再纺成棉线穗子,拐成一把儿一把儿圈状的线团,再用面糊水浆洗,棉线便变得异常结实柔韧,然后染色,经过经板配线,配成不同色彩图案的经线上织机,以经线为纵、纬线为横,纵横交错,一丝一缕地织成粗布,再浆洗、染色,才可成布裁衣。那时,粗布的花纹比较简单,基本上遵循“老年黑,中年条纹大衣襟,少年白条衫,女孩花格衣”的格调。此外,根据用途不同,又分抹布织、窗帘织、门帘织、床单织、被里织、书包织、围巾织、手帕织等门类,于是,一批批乡土的巧手织女应运而生。那时候,女孩子学家务往往先从纺织印染学起,陪嫁的东西都是自己一针一线亲手织出来的。等织完了,母亲的手艺也就基本学到手了。所以,不管晴天还是刮风下雨,在村落小巷,随处都能听到此起彼伏织机的轧轧声。
 
  晴天打胡基。以前农家人的家底薄,用不起青砖,关中农村砌墙垒院的主要建材是胡基,于是,打胡基成为农家人立家创业的一门手艺。打胡基需要五样东西:青石板、草木灰、柱子、模子、潮土堆。操作有诀窍,“三锨六脚十二个柱窝。”老练的打胡基者动作轻巧、洒脱、自如,舞蹈一般。打胡基多选在干旱少雨的秋季进行,因为这个季节阳光充足,风头高,胡基干得快。此外,摞胡基也是门技术活儿,不会摞的摞起便倒,有言道“会打不会摞,不如回家静静坐。”
 
  炎夏抹泥基。泥基是关中盘炕的主要建材,比胡基大得多,常和胡基搭配使用,胡基做立柱,泥基做炕面,立柱间就会空出许多通道来,用来填充柴火或者热木灰保温,所以要求泥基结实耐用且不能太厚。聪明的村人做模子时,厚度缩小到四公分,和泥时再加进长麦秸,以提高泥基的韧性和拉力,确保高温不裂、坚固耐用。泥基由于制作时加进了许多纤维料,半干时又经过模子的固定捶打,因而晾晒时不容易干透,所以人们多选在炎夏“三伏天”抹泥基,以确保炕面的质量。
 
  雨天清草圈。关中农家的习惯是人紧活儿,除非实在干不成农活了才肯闲下来,串门儿什么的。一个雨天,外公来我家,见墙上挂的草圈破烂得实在看不过眼,便连忙找来构树皮、麦秸秆儿,用水弄湿了,再一把一把地用手把泛潮的麦秆儿拧成胳膊粗的草条,一头儿续着一头儿,然后一圈儿一圈儿绕在一起,仿佛长龙一般。待其锅口般大小,外公用嘴叼了一撮儿构树皮,右手从身后摸出一个带钩儿的尖嘴戳子,一戳子扎进草龙,再迅疾拔出,构树皮已经一圈儿一圈儿缠扎进叠在一起的“草龙”躯体里,随着树皮不断抽紧,“草龙”肥嘟嘟的躯体如同莲藕一般,结实美观耐用,草圈扎成了。外公又搬来石头瓮盖,压在草圈上,草圈的外缘登时平整起来,“这样用起来才不会跑气儿。”
 
  夜晚编苇席。那些年笼屉很少,农村蒸馍多用草圈、垫格、撑杆、甑片、锅当儿。一层草圈一层垫格,怕搭馍多了垫格凹下去压了下面的馍馍,于是在下面的草圈上加用一根撑杆,负重的垫格又直挺如初。临近锅底了,为了能够多蒸一层馍,又用甑片加一层,而甑片下的水里还不忘放一枚碗底做的锅当。有水的时候,锅当会“当当”作响,要是听不到响声,必是锅底烧干了,提醒你赶紧端锅。农人紧活儿,一般会选在晚上点着煤油灯儿编织垫格、苇席,好编手一个晚上就能编四五个垫格或者一张席子。
 
  睡的连锅炕。节俭是关中人坚守的美德。连锅炕冬暖夏凉,不仅简单方便,而且节约资源,深受人们喜爱。冬天,封死锅灶烟囱,锅灶与火炕间由一孔小洞相连,火炕的烟囱就成了锅灶的烟囱,一股暖流由孔而入,既做熟了饭菜,又温暖了火炕,整个房间也显得暖意融融,一举两得。夏天,堵死连接火炕的小洞,重新开通锅灶烟囱,锅灶又独立循环,任灶里烈火滚滚,火炕依然凉爽如初,互不影响。
 
  仰头芦苇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关中村落的土壕边大都种植有大片苇子。躺在连锅炕上,仰头就是用芦苇秆儿扎成的小方格子顶棚,为了防止屋顶上的尘土落下,有的农户在方格子层上面用彩条布装饰,大红大绿,非常喜庆;有的则在方格子层上面用苇席做底,中间装饰了图案,周边缀有祥云。顶棚下的墙壁上张贴着胖娃抱鲤鱼年画,闹丰收的宣传画也随处可见,充满关中民俗特色。
 
  提的藤条笼。“家有牛马羊,草笼镰刀忙。”农家人过日子细发,舍不得多花一分钱。他们因陋就简,自己采了柔韧的嫩条儿,一个草笼经过一双巧手编织,须臾可成。竟也有圆蛋笼、菜篮笼、小笼、大笼、老笼之别,且各有各的用场。
 
  瓮装丰收粮。关中农人过日子普遍细发,唯独在置办装粮食的家伙上大方得惊人。经过年馑的爷爷抖动着花白的胡须,一遍又一遍地告诫后人,“家有三年粮,遇灾心不慌”“三年的粮,存足了吗?”家人便形成了存粮的习惯,常常是腾旧换新,积久成习。
 
  然而,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曾经的过往化成了历史的符号,竹笼、铝笼、钢锅淘汰了草圈、甑片、垫格儿,看着钢筋水泥博物馆里珍藏的油坊木榨、织机、胡基模子、牛套,却再也听不到童年时小巷传来的轧轧声,听不到“三锨六脚十二个柱窝”的喧闹,再也无法感知那个年代曾经的生机。
    相关热词搜索:关中 习俗 文明 农耕

上一篇:一脉相承 契合共振 民俗专家谈民俗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下一篇:【话中秋】月圆人团圆 民俗专家解读中秋传统习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