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古村落,我拿什么留住你
2014-04-26 18:02:39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

古村落是个根,它是农耕文明留下的一笔宝贵文化遗产。然而,伴随热潮涌动的城镇化运动,曾经美丽的村落归于寂静、渐渐隐去,乃至改变了容貌。

山西沁中县湘峪村一角
山西沁中县湘峪村一角

山西阳城县上庄村一角
山西阳城县上庄村一角
广东东莞市牛过蓢村一角
广东东莞市牛过蓢村一角

广东东莞市牛过蓢村一角
陕西韩城党家村一角

  古村落是个根,它是农耕文明留下的一笔宝贵文化遗产。然而,伴随热潮涌动的城镇化运动,曾经美丽的村落归于寂静、渐渐隐去,乃至改变了容貌。
 
  “中国村落消失的速度,比预想要快得多。”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黄忠彩说。根据民政部的统计,2002年-2012年,我国自然村由360万个锐减至270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万个自然村,其中包含大量有历史文化价值的传统村落。
 
  统计数据呈现的“消失”,其中有一部分是村镇合并、更名带来的,并不是物理层面的真正消亡。然而,村落景观的凋落、山水体系的破坏、民居建筑的衰颓,以及大量以“文化”之名的乱搭乱建,却是摆在面前的。投身古村落保护二十多年、走过几百个村落的张安蒙说:“那些我们不止一次去过的古村落,却让我们有一种‘一次不如一次’的感觉,这让我们十分担忧:古村落的生命还有多长?”
 
  保护与发展,能否共存
 
  在“2014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高峰论坛”上,浙江永嘉县岩坦镇岩龙村、广东东莞市石排镇塘尾村、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庄村等11个村庄获颁“2013年度中国景观村落”。这项启动于2007年的评选,已成为国内古村落保护界的重要活动。
 
  “古村落具有这样一些特征:在一个地域边界内聚族而居,有家族血缘性和区域地缘性;村落择吉而居、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融诗情画意于村落园林景观之中;村寨里有创业始祖的传说、遗训族规、家族大事记的庆典和缅怀先祖的祭祀活动等。”张安蒙说,“这些村落在漫长的朝代兴替和历史变迁中顽强生存下来,它们是中国历史的缩影,是中国乃至全人类的文化遗产。”
 
  2007年,身为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委员会秘书长的张安蒙,推动了中国景观村落的评选。她希望持续并且深化这项“屋脊与根”的事业,让社会、让政府、让更多的村民知道古村落的价值,从文化景观的层面理解古村落,尽可能多地抢救一批优秀古村落。
 
  “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必然的,追求高品质生活的需求是合理的。我们不可能将所有的古村落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但是我们必须保护!那么,哪些必须保护?哪些必须抢救?保护能否利用?利用如何保护?”在张安蒙看来,这些问题必须抓紧厘清,在实践中总结完善。
 
  黄忠彩说,目前许多村庄面临着“四化”趋势,一是“速溶化”,村庄在造城运动中被拆,迅速“溶解”;二是“空村化”,人走村空,逐渐消亡;三是“空心化”,村里的历史、古迹、文物等陷于湮灭;四是过度商业化,缺乏科学规划,以“保护”的名义乱搭乱建,破坏了古村落的景观。
    相关热词搜索:古村落

上一篇:石家庄:赵州美食 述说油煎包的民俗故事
下一篇:全国35个端午节民俗集中分布区公布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