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深山密林间千年古道:马帮商队曾密布云南
2014-11-02 14:03:13   来源:人民政协报   点击:

今年49岁的李捍,是保山市水寨乡平坡村人,如今也是该乡文化站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霁虹桥横跨澜沧江,连接保山市水寨乡和永平县杉阳镇,历史上一直是云南境内丝绸之路的咽喉要地。

  一座铁索桥晃晃悠悠,连接两边绵延的群山,桥上江风正劲,吹得人们睁不开眼睛。透过铁索桥上铺设的木板间隙,可以看到几十米以下,昼夜奔流的褚黄色江水。这就是雄浑的澜沧江,看似平缓,实则水深浪急,所到之处,似乎有裹挟吞并一切的力量。
 
  霁虹桥,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水寨乡。远远望去,它又像一道彩虹横越天际,明代才子杨慎说它“织铁悬梯飞步惊,独立缥缈青霄平”,数千年来,它屡次毁坏又被重修,悄然屹立在历史风雨之中。
 
  马帮驼铃今犹在
 
  今年49岁的李捍,是保山市水寨乡平坡村人,如今也是该乡文化站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霁虹桥横跨澜沧江,连接保山市水寨乡和永平县杉阳镇,历史上一直是云南境内丝绸之路的咽喉要地。
 
  李捍还记得小时候见到的情景:赶着马挑着担子的乡人从桥上来来往往,累了就在桥头歇一歇,有卖豆粉的、卖饼子的,桥上桥下好不热闹。
 
  在李捍家所在的平坡村,依然存留着古丝绸之路的风貌。进村的道路上铺着数尺宽的石头,石头已经磨得光滑,在一块大石头上,赫然可见几个深深凹陷的马蹄印。“这都是漫长的历史时期,一点点留下来的。”李捍介绍道。路的两边是村民的住宅,有理发店和杂货铺,不乏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悠久的历史。李捍的爷爷年轻时,便在村子里开了一个药材店,来往的商贩们如果水土不服,就会来店里讨一张方子。如今这条路上,偶尔还有村民赶着牛马经过。
 
  事实上,马帮商队的踪迹曾密布云南的崇山峻岭之间。在保山市板桥镇官坡村陡峭的山坡上,仍然留有一段保存完好的石头小道,称为官坡古驿道。云南多大江大河,霁虹桥、惠人桥、通惠桥、双虹桥、记者见到的一座座桥,无不诉说着南丝绸之路的险峻与沧桑,见证着商贸往来的兴盛和通达。
 
  云南大学民族学研究院教授方铁告诉记者,西南丝绸之路始于成都平原,南下大致有三条干线,第一条经今四川西昌、云南大理、德宏入缅甸北部,经过今印度北部辗转达地中海沿岸;第二条在则在入缅甸后沿伊洛瓦底江至孟加拉湾出海,再转达地中海沿岸;第三条经四川宜宾、云南昆明和蒙自至越南河内出海。
 
  通过西南丝绸之路,历代王朝与亚欧地区进行物质、文化等方面交流,既有普通商品、珍稀物品和生产工艺等商贸交流,也有宗教、艺术、科学等方面的双向传播。
 
  朝贡与贸易之路
 
  中原王朝修建西南丝绸之路的首要目的,是为海外诸国朝贡提供便利。随着商品经济渐趋活跃,西南丝绸之路成为重要的国际商道。云南与泰国、印度、大秦(即拜占庭帝国)诸国均有贸易往来。据到过云南的马可波罗记载,元代大理一带出产良马,“躯大而美,贩售印度。”
 
  辗转于西南丝绸之路上的商贾,既有来自内地或异国的商队,也有大理等地的大小马帮。他们从永昌到腾冲及其以西地区贸易,必经连绵高大的高黎共山。冬天山顶积雪严寒,秋夏山下盆地毒暑酷热,一驿位山腰,一驿在山巅,拂晓马帮从怒江边登山,迟暮时才到高黎共山顶。
 
  在西南丝绸之路沿线,还兴起一些商业城市。永昌便是当时的一个大都会,境内的腾冲商业十分繁盛。内地商人经腾冲至缅甸经商,沿途络绎不绝,缅人岁收商税达数十万。清嘉庆、咸丰年间,大理一带还出现三元、裕和等大型商号,光绪初形成四川、临安、迤西三大马帮,在云南与缅甸等邻国间来往贩运。
 
  在抗战时期,无丝绸之路沿线几十万滇西人民偕老扶幼上阵,肩挑手扛筑成的滇缅公路仅仅半年就完工,在日军的封锁下,这条公路成了当时国内战场争取外援的唯一生命线。大量的援助物资源源不断运送进来,1942年,十万远征军也沿此路进入缅甸作战。
 
  “随着西南边疆的逐渐形成,以及边疆经济的发展与资源的开发,云南本地及其联系相邻诸省的交通线,其重要性逐渐超过通往外邦的交通线。西南丝绸之路的功能,也发生了从主要用于朝贡、遣使和用兵,向重在满足物资转运与商贸活动需求的转变。”方铁说。
 
  通道穿越时空
 
  说起南方丝绸之路,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王清华有种特殊的情感。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便开始了对南方丝绸之路的考察,曾经花费几个月从四川成都沿线一直走到腾冲、瑞丽等地。后来,他与徐治、段鼎周两位好友一同出版了《南方陆上丝绸路》一书,这也是当时我国学界中较早提出“南方丝绸之路”概念。
 
  在王清华眼里,这条一度默默无闻的南方陆上丝绸之路,不但是我国西南对外的一条重要国际交通线,且是我国西南与西欧、非洲距离最短的陆上交通线,在我国对外友好交往史上曾发挥重要作用,如今更是承载着对外开放的伟大使命。
 
  方铁认为,南方丝绸之路研究涉及的内容十分丰富,包括相关道路的发展与经营,丝绸之路与中国边疆的形成,中国与亚欧地区的商贸往来等。“历史上丝绸之路的拓建与兴衰,不仅受社会发展、商贸活动、经济开发等因素影响,与中原王朝治边的思想方略及周边政局也有密切的关系。”方铁说,研究历史或许有助于给未来提供借鉴。
 
  王清华对记者表示,南方丝绸之路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发挥云南的作用,不仅是顺利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需要,也是实施“两洋”战略的需要,他期待国家能将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建设纳入“一带一路”核心内容,提高云南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参与度。
    相关热词搜索:马帮 商队 古道

上一篇:闽西客家婚俗:新娘入门跨鸡而过称"拦门鸡"
下一篇:余杭年货腌猪头:过火烧毛后放冷库腌制20天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