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诗经》中的西府民俗
2012-12-10 13:33:28   来源:宝鸡日报   点击:

不久前,本报刊发了《诗三百 多少篇章在宝鸡》一文,列举并阐释了《诗经》中部分与宝鸡相关的诗篇。有民俗文化研究者认为,不仅《诗经》中的诗篇与宝鸡相关,作为周礼文化的发祥地,《诗经》中提到的不少礼仪风俗,虽历经演变,但在今天宝鸡的民俗中仍能寻找到痕迹。

  你可知,《诗经》中出现的“束薪”、“束刍”,即成捆的柴火、麦草,在西府农家的婚礼中仍有保留;你可知,《诗经》中“以绥后禄”的诗句,演变成岐山臊子面“回汤”的习俗;你可知,《诗经》中描述宴饮时说到的“承筐是将”,其实就是西府人走亲访友,手中提着放礼物的竹笼提筐……在我国文学史上具有崇高地位和深远影响的《诗经》中,那些文辞美妙的诗篇里所记载的礼仪、风俗,都与周礼文化的发祥地宝鸡颇有渊源。
 
  不久前,本报刊发了《诗三百  多少篇章在宝鸡》一文,列举并阐释了《诗经》中部分与宝鸡相关的诗篇。有民俗文化研究者认为,不仅《诗经》中的诗篇与宝鸡相关,作为周礼文化的发祥地,《诗经》中提到的不少礼仪风俗,虽历经演变,但在今天宝鸡的民俗中仍能寻找到痕迹。
 
  《绸缪》   “束薪”与洞房中的“灯取”
 
  翻阅《诗经》,我们不难发现经常有“束薪”、“束刍”的词语。例如,《唐风·绸缪》中记载:“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这首诗描述的是新婚当日,男子进洞房后看见美丽的妻子时感慨万分;又如《王风·扬之水》中记载:“扬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这是一位守卫边关的兵士在怀念远方的妻子,兵士感叹:河水不停地流啊,也冲不走那捆柴草,我的那个意中人,可惜不能同把申地守;再如《郑风·扬之水》中记载:“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这也是一位男子的感叹:我缺少兄弟,只有我和你相依相靠。“比兴”是《诗经》中常用的手法,就如以上列举的诗句,每当出现“束薪”、“束刍”时,后面的诗句总与婚姻和男女间的情意分不开。
 
  原岐山县文化馆副研究馆员、宝鸡民俗研究者李辛儒说,古人以“束薪”、“束刍”来比喻婚姻爱情,《诗经》中自然不乏这样的诗句。同时,这样的比喻也是有据可查的,在我们宝鸡的婚俗中,男方家用木头做的、成把的“灯取”便与此相关。
 
  李辛儒告诉记者,他在岐山、凤翔、千阳、扶风考察时,发现农村人结婚,姑娘们在出嫁前会自己制作一对“灯取罐”,这是一种精美的布艺、刺绣制品,中间有一个兜兜;而婆家人会准备一把“灯取”,这是一个用木头做的,一厘米宽,四、五厘米长,顶头削尖,并涂有硫黄的物件。“灯取”可以作为引灯、引火的媒介,也因此得名,可以理解为古人的“火柴”。
 
  “姑娘出嫁时,一对‘灯取罐’就会挂在洞房中,而一把‘灯取’就插在‘灯取罐’的兜兜里。”李辛儒说道,“‘灯取’表示男方通过劳动所得的财富,‘灯取罐’就表示女方可以管理这笔财富,有今后操持家务之意。”
 
  “束薪”是成捆的柴火,“灯取”是木质的引火工具,它们都与婚姻相关。这就是几千年来,承袭、演变并最终留在西府地区的婚俗。
 
  李辛儒还告诉记者,他成家时也准备了“灯取”,妻子也制作了“灯取罐”,只是这几年这种习俗已不多见。
 
  “束刍”是成捆的麦草。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扶风、武功、杨凌一带,农家人成婚时还会在大门两侧放两捆麦草,只是近年来已很少见。
 
  《楚茨》   “以绥后禄”与回汤臊子面
 
  岐山臊子面对宝鸡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美食了,吃臊子面时只吃面不喝汤,把汤倒回锅里,供后面的人享用,就是“回汤”,这是它的传统习俗。虽然如今已经被更加健康、卫生的方式所取代,但是这种回汤的习俗却蕴涵着古时的礼仪。《诗经·小雅·楚茨》是一首描述祭祀场景的诗篇。诗的前半部分描写了盛大、恭敬的祭祀场景,后面则描写了人们在音乐声中吃着神灵先祖的剩饭,共庆福泽永久的场面,也就是“诸父兄弟,备言燕私。乐具入奏,以绥后禄。尔肴既将,莫怨具庆。”
 
  李辛儒说道:“古人祭祀过后,会将祭祀用的猪、牛、羊肉烹制后吃掉,吃的时候非常讲究,首先由装扮成祖先、享受大家祭拜之礼的人先吃,其次是君王和高级臣僚,以此类推,从大官到小官、从公卿到百姓、从长辈
到晚辈,这表示普通百姓和晚辈在接受来自公卿和长辈的祝福,吃的是‘福把子’。”
 
  中国诗经学会会员、宝鸡文理学院副教授王渭清认为,周人是非常重视族群宴饮的,它的直接目的是为了巩固周族的血缘宗法制度,这种由高至低、由长及幼的方式,使得社会在“亲亲”、“尊尊”中达到“礼”的和谐。
 
  李辛儒又解释道,《楚茨》中的“以绥后禄”,是说后人接受了前人的恩惠,非常满足之意。《礼记》也记载了这种祭祀后,大家享用美味的环节,即“由馂现之矣”,“馂”就是吃剩饭的意思。这种祭祀后的“馂”礼,演变到今天就是我们的回汤臊子面吃法。
 
  《鹿鸣》 “承筐是将”与提盒送礼
 
  《诗经·小雅·鹿鸣》中写道:“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诗中描述了一个宴飨的场面,席间鼓乐齐鸣,宾主相宜,一派热闹、和谐的场景。
 
  在这诗句中,“承筐是将”的意思是客人用竹筐盛满礼物送给主人。
 
  同样,在宝鸡地区,如果你参加过农村的红白事以及各种走亲戚等等的活动,一定会想起客人们,尤其是年龄较大的客人手中提的竹筐。竹筐中放着挂面、花馍、白糖、鸡蛋等各色农家礼。这种可以用来送礼的竹筐被称为“提盒”。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农村地区至今用这种方式送礼,尤其是上年龄的人仍用竹筐送礼,他们认为这是自古的习俗,而且竹筐也大方、美观。送礼时竹筐上还会盖上红的绢布,以示喜庆。主人在回礼时,也会将礼物放在客人们的竹筐中。
 
  在农村还有一句话是,“把某某家的提盒挂起来。”意思是不与这一家走动了,从此断绝关系。可见在西府人的心目中,提盒代表着两家的礼尚往来,是亲情、友情的连接点。
 
  《宫》“是生后稷”与姜嫄送子
 
  “多子多福”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所以可以送子的神灵在民间信仰中占有重要位置。诸如,送子观音、送子娘娘、黎山老母等。
 
  但是在宝鸡民间,还有一位特殊的与“送子”有关的神,她就是“姜嫄”。
 
  与其说周人的祖先是后稷,还不如说是姜嫄。《诗经·大雅·生民》中有这样的记载:“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也就是说,姜嫄在野外踩了一个巨大的脚印后,得神灵佑护,生下后稷并将其抚养长大。
 
  自后稷开始,周人渐渐繁衍壮大,最终成立周王朝。所以说,周的繁荣发端于姜嫄。《鲁颂·    宫》中悉数了周的历代首领及鲁国历代君王的功绩,诗歌开篇也是对姜嫄的热情颂扬,“    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弥月不迟。是生后稷,降之百福。”这样的赞颂之词,充分显示了周人以及周的后人,对这位为周族繁盛带来持久好运的“伟大母亲”的崇高敬意。
 
  在周人眼中,姜嫄能用“赫赫”德行,来感动上天,然后怀孕,生下后稷,并最终繁衍出亿万子孙。这既是她的历史功绩,也是她可以沟通天人超凡能力的体现。所以,古时的周人就把她作为能赐人子嗣的神灵来敬拜。岐山周公庙前是周公殿,中为姜嫄殿,后为后稷殿,形成了姜嫄“背子抱孙”的格局。如今,姜嫄殿依然是岐山及周边地区人们的求子之地,也是对《诗经》中记载的“姜嫄信仰”的事实印证。  
 
  其实,宝鸡遗存下来的与《诗经》相关的民俗不仅这些,可探究的内容还有很多。《诗经》与宝鸡的民俗,这看似是“雅”与“俗”,其实正是在这一雅一俗中,印证了宝鸡作为周礼文化发祥地的深厚底蕴。
 
    相关热词搜索:诗经  西府 民俗

上一篇:大美海西——青海民俗
下一篇:从缠足到天祭:揭秘十大惊人习俗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