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诗书滋味长
2013-01-05 10:17:24   来源:山西商报   点击:


  一

  十多年前的一天,我和西北大学历史学博士王杰瑜先生聊天。他突然问我:“你是襄汾哪里人?”我说:“赵康啊。”他霎时两眼发光,满脸羡慕地说:“你可真幸福,生长在那么一个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的古晋国建都之地。你们那块地方,才真正有资格称得上是人杰地灵呢。”我洋洋得意:“那当然,我们随便踢开的一个砖头块估计都有两千年的历史,随手在野地里扒拉出的一节朽木头或许就是晋文公坐过的龙椅呢。”王博士笑了:“赵康古称师庄,清朝乾隆年间,郑板桥曾经在大富豪师庄尉家做过8个月的私塾先生。”

  我倏然一惊,师庄尉家的大名我从小就是如雷贯耳,“文革”期间,我父亲作为“四类分子”还曾经被关押在当时还完好的尉家楼上 “学习改造”过。可是大名鼎鼎的郑板桥曾经到尉家私塾做过教书先生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

  王博士说:乾隆七年,尉家掌柜尉嘉到扬州视察尉家商号,碰巧结识了以卖画为生的郑板桥,进士出身的尉嘉气质高雅、谈吐不凡,立即获得了郑板桥的好感,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把酒言欢之际,尉嘉恭恭敬敬地邀请郑板桥到他的老家太平县师庄镇替他教教尉家的子侄后代。郑板桥略作思索后,慨然允诺。郑板桥在师庄尉家做了8个月的私塾先生,后奉诏调往山东范县任县令。临走之时,应尉嘉请求,在一幅白绫上挥毫泼墨:“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尉嘉随后花重金聘能工巧匠篆刻在一块石碑上。郑板桥到范县任上后,还和尉家保持着书信往来,并于乾隆十四年为尉嘉书赠了“难得糊涂”真迹墨宝,劝尉嘉看透世事,不要锋芒毕露,要量力而行。尉家这时候已达到了生意发展的鼎盛时期,门面、店铺已经扩展到清朝18个省的13个省份,“师庄尉家”的招牌也随之遍布大江南北。尉家如日中天的宏大气势引起了知音郑板桥的不安,他再次挥毫警告挚友:“有这般已过如此,再那般已属过分。”好友的警告,让尉嘉顿时清醒,他把这些真迹全保存下来并镂刻在石碑上,作为自己和尉家以后发展的座右铭,时时警示后人。

  王博士的话没错,师庄尉家是明清时期平阳商帮里最重要的商业家族之一。其从明末靠打铁贩运发迹至清末衰落,前后绵延300年之久,完全打破了古训“富不过三代”的神话,成为华夏大地上一枝罕见的商业家族长寿奇葩。在这漫漫300年里,尉家曾经借给康熙帝6万两黄金,作为西征契丹、葛尔丹及西部边陲各个部落叛乱队伍的军费。清军平叛凯旋归来,康熙帝感激于尉家的慷慨解囊,“借金还银”,归还白银60万两。史料记载,60万两白银全部用箱子装封,每只箱子都贴着御封封条,上写“康熙×年×月×日皇封”字样,加盖皇封大印。数百只箱子由几百骑驮骡马匹历时三个多月才从北京皇宫的金库驮运送到山西师庄尉家。尉家的银子一时间堆积如山,“尉家楼院的楼洞,东西厢房,放满后还装不下,又放到地窖和垛放到南过厅下。因装银子的箱子体积太大,堆成小山似的,上楼路过都要绕着银箱走,人多了都过不去。”

  乾隆年间,皇太后60花甲寿诞时,尉家用几百匹驮骡和马匹提前日夜兼程,把几十万两的金银玉帛、珍珠古玩等贺寿礼品运送到北京皇宫的西单街上,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和各种价值连城的玉石珠宝,沿街一字儿摆开,珠光宝气,富丽堂皇,羡煞天下百姓,轰动清朝上下。

  民间传说,尉家生意兴隆时,每天来自全国各地货庄、商号和店铺到师庄交银换票并献贡礼品的驮队能排一条街长,人最多时排队之长竟达5公里。交款交物来结算的人大多要住店分班等候,有的甚至要等三四十天才能轮到。

  晋国史专家邱文轩先生曾经对我说,尉家有一个戏班子专门巡演于全国各地的尉家商号,一天一个地方,一是显示东家对各地佣工的关心,二是丰富各地员工的文化生活,三是带去家乡的特色文化。戏班子正月十五以后从师庄往南开始巡演,一年三百多天很快过去了,可是到腊月二十三,戏班子才走到湖南的岳阳楼。邱先生感慨不已:“你说尉家到底有多少商号啊?乾隆时期,清朝在镇压平定西方叛乱时,需要大量军需物资,国库却一时空虚,乾隆就决定向民间富豪借贷,结果呢,乾隆想到的第一个富商就是山西太平师庄尉家。尉家也出手阔绰,整整借给清政府150大车银子,那阵势真可以用‘气吞山河’来形容啊。清军大获全胜后,乾隆感念于尉家的资助,特封尉家掌门尉嘉为护国员外,还赏赐了一件 ‘黄马褂龙衣’,銮驾护身。”

  二

  尉家的先祖尉得胜夫妇本是河南叶县人,明崇祯年间逃荒到晋南,后落脚在我的出生地南赵村。尉得胜靠打铁为生,由于其技术娴熟,待人热情,童叟无欺,很快声誉鹊起,几年间便发家致富。尉得胜本是农民出身,视土地为根本,于是在手里有了积蓄后,便首先在南赵村东南、赵康村东北交界处购买了50亩土地,利用闲暇时间种植农作物,农工兼营。这块土地后来在尉家兴盛后做了砖瓦窑,现在遗迹尚存,乡人称之为窑圪窝。

  在南赵居住四五年后,尉得胜眼光盯到了南赵村南8里更适宜做生意的师庄镇上,于是他专门按照在南赵村住时的方位,花巨资在师庄村西北角购买了一个阔绰的院落。同时扩增烘炉,招收徒弟,开始大批量地锻造器皿和农工用具。很快,烘炉由一盘、两盘一直发展到21盘,形成一个中型锻造业工厂,仅常年雇佣铁匠就达100多人。

  为了改善厂房条件,提高产品质量和效益,也为了让铁匠们有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胸怀博大的尉得胜决定兴建打铁楼。该楼于崇祯年间动工,历时8个月先建成一层并投入使用。史料记载,该楼底座根基深5米,青砖糯米白灰浆灌注。上为丁字圈洞式,拱洞东西呈窑式,四周砌女儿墙,窑洞开南门,坐北朝南,位于师庄西门内路北,高7.25米,南北宽8.23米,东西长17.6米。后来,该楼又续盖了二、三层,规模宏大,气势冲天,成为远近闻名的尉家标志性建筑。

  “明修长城清修庙”,尉家的铸造业适时而生,其产品质量过关,信誉卓然,生意越做越红火,很快积攒了大量的金银财富。但尉得胜并未放弃他曾经视为命根子的土地,他同时开始扩大农业生产,先后购买了2000亩的土地和上百头牲口,常年雇佣百十人在农忙种田,农闲做生意,完全达到了生产自给。多余的粮食又贩卖出去,逐渐形成了一个工、农、商结合的良性循环系统。

  尉家生意初具规模后,尉得胜审时度势,决定走出山西,南下经营。他聘能选士,从山、陕等北方省份收购铁、盐、皮、烟叶、木材等运转江淮两湖地区,又从江淮两湖地区运回丝绸、糖、茶等贩卖,从中赚取了大把的利润。

  尉得胜之后,使尉家生意走向恢宏巅峰的另一个代表人物是乾隆年间的尉嘉。尉嘉除继续祖辈的生意外,又对尉家原来的经营体制和格局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故除新。首先,由于店铺商号增多,商品货物数量剧增,购物及货币流通带来了新的问题,如携带大量银两购货,显得笨重而不方便等。尉嘉顺应时势,胆大心细地开拓了银号、钱庄业务,把银号、钱庄逐步推广到以山西为中心的10多个省份。这样一来,既大大方便了长途贩运的尉家传统生意,又走出了一条具有光明前程的财源之路,尉家的生意由此发生了质的变化,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其次,尉嘉在总结祖辈经营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更加重视精神价值和员工的智慧和财富,遂大胆开创了入股“三七或四六分红”。即采取自愿的原则,把每个员工暂时不用的银两拿出入股,提高利息,扩大自己的经营资金和范围。另一方式是共同出资,共同做生意,再共同分红。这种“股份制生产经营模式”极大地激发了店员的商业理念和经营的积极性。尉家生意更加充满了活力和凝聚力。

  据民间学者袁焕章先生说,尉家自清康熙年间就开始大兴土木,建设家园。先后建起八大楼院、1000多间房屋的豪华建筑群。20世纪中叶,当地人或商客行人都有目共睹。放目瞭望,从几十里外就能看到烟雾缭绕下师庄尉家楼的朦胧影像。尉家楼又称“望月楼”,高三层。50多年前,上边还悬挂着字迹斑驳的“马山看起界山楼”匾额。还有两墩石牌坊,位于尉家巷口东西两侧,中间相距五六十米,一个上面雕刻着“圣旨”、“敕令”等字样;另一个上面则是乾隆皇帝亲笔题写的“孝”、“节”匾额。两墩青石基座都蹲放着大小雄狮各4头,雄狮口中还含有一可以左右旋转、足球大小的石蛋子。巷口四周上下的立柱都雕刻有各式各样的花草、水果、虫鸟及山水人物图案,真是妙手天工,精致雅观,惜毁于“文革”时期。望月楼现仅有楼底座窑洞残存,并为尉家后人居住。

  尉家八大楼院有正中院、前正院、书房院、东单院(俗称东小院)、西单院(又称西小院)、客厅院、账房院等,分别被三条长胡同分开,其中一条主胡同取名尉家胡同,长130米,青石铺道、曲径通幽。胡同口大门两侧悬挂两块虎头雕像。花院 “爽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