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诗书滋味长
2013-01-05 10:17:24   来源:山西商报   点击:


  一

  十多年前的一天,我和西北大学历史学博士王杰瑜先生聊天。他突然问我:“你是襄汾哪里人?”我说:“赵康啊。”他霎时两眼发光,满脸羡慕地说:“你可真幸福,生长在那么一个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的古晋国建都之地。你们那块地方,才真正有资格称得上是人杰地灵呢。”我洋洋得意:“那当然,我们随便踢开的一个砖头块估计都有两千年的历史,随手在野地里扒拉出的一节朽木头或许就是晋文公坐过的龙椅呢。”王博士笑了:“赵康古称师庄,清朝乾隆年间,郑板桥曾经在大富豪师庄尉家做过8个月的私塾先生。”

  我倏然一惊,师庄尉家的大名我从小就是如雷贯耳,“文革”期间,我父亲作为“四类分子”还曾经被关押在当时还完好的尉家楼上 “学习改造”过。可是大名鼎鼎的郑板桥曾经到尉家私塾做过教书先生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

  王博士说:乾隆七年,尉家掌柜尉嘉到扬州视察尉家商号,碰巧结识了以卖画为生的郑板桥,进士出身的尉嘉气质高雅、谈吐不凡,立即获得了郑板桥的好感,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把酒言欢之际,尉嘉恭恭敬敬地邀请郑板桥到他的老家太平县师庄镇替他教教尉家的子侄后代。郑板桥略作思索后,慨然允诺。郑板桥在师庄尉家做了8个月的私塾先生,后奉诏调往山东范县任县令。临走之时,应尉嘉请求,在一幅白绫上挥毫泼墨:“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尉嘉随后花重金聘能工巧匠篆刻在一块石碑上。郑板桥到范县任上后,还和尉家保持着书信往来,并于乾隆十四年为尉嘉书赠了“难得糊涂”真迹墨宝,劝尉嘉看透世事,不要锋芒毕露,要量力而行。尉家这时候已达到了生意发展的鼎盛时期,门面、店铺已经扩展到清朝18个省的13个省份,“师庄尉家”的招牌也随之遍布大江南北。尉家如日中天的宏大气势引起了知音郑板桥的不安,他再次挥毫警告挚友:“有这般已过如此,再那般已属过分。”好友的警告,让尉嘉顿时清醒,他把这些真迹全保存下来并镂刻在石碑上,作为自己和尉家以后发展的座右铭,时时警示后人。

  王博士的话没错,师庄尉家是明清时期平阳商帮里最重要的商业家族之一。其从明末靠打铁贩运发迹至清末衰落,前后绵延300年之久,完全打破了古训“富不过三代”的神话,成为华夏大地上一枝罕见的商业家族长寿奇葩。在这漫漫300年里,尉家曾经借给康熙帝6万两黄金,作为西征契丹、葛尔丹及西部边陲各个部落叛乱队伍的军费。清军平叛凯旋归来,康熙帝感激于尉家的慷慨解囊,“借金还银”,归还白银60万两。史料记载,60万两白银全部用箱子装封,每只箱子都贴着御封封条,上写“康熙×年×月×日皇封”字样,加盖皇封大印。数百只箱子由几百骑驮骡马匹历时三个多月才从北京皇宫的金库驮运送到山西师庄尉家。尉家的银子一时间堆积如山,“尉家楼院的楼洞,东西厢房,放满后还装不下,又放到地窖和垛放到南过厅下。因装银子的箱子体积太大,堆成小山似的,上楼路过都要绕着银箱走,人多了都过不去。”

  乾隆年间,皇太后60花甲寿诞时,尉家用几百匹驮骡和马匹提前日夜兼程,把几十万两的金银玉帛、珍珠古玩等贺寿礼品运送到北京皇宫的西单街上,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和各种价值连城的玉石珠宝,沿街一字儿摆开,珠光宝气,富丽堂皇,羡煞天下百姓,轰动清朝上下。

  民间传说,尉家生意兴隆时,每天来自全国各地货庄、商号和店铺到师庄交银换票并献贡礼品的驮队能排一条街长,人最多时排队之长竟达5公里。交款交物来结算的人大多要住店分班等候,有的甚至要等三四十天才能轮到。

  晋国史专家邱文轩先生曾经对我说,尉家有一个戏班子专门巡演于全国各地的尉家商号,一天一个地方,一是显示东家对各地佣工的关心,二是丰富各地员工的文化生活,三是带去家乡的特色文化。戏班子正月十五以后从师庄往南开始巡演,一年三百多天很快过去了,可是到腊月二十三,戏班子才走到湖南的岳阳楼。邱先生感慨不已:“你说尉家到底有多少商号啊?乾隆时期,清朝在镇压平定西方叛乱时,需要大量军需物资,国库却一时空虚,乾隆就决定向民间富豪借贷,结果呢,乾隆想到的第一个富商就是山西太平师庄尉家。尉家也出手阔绰,整整借给清政府150大车银子,那阵势真可以用‘气吞山河’来形容啊。清军大获全胜后,乾隆感念于尉家的资助,特封尉家掌门尉嘉为护国员外,还赏赐了一件 ‘黄马褂龙衣’,銮驾护身。”

  二

  尉家的先祖尉得胜夫妇本是河南叶县人,明崇祯年间逃荒到晋南,后落脚在我的出生地南赵村。尉得胜靠打铁为生,由于其技术娴熟,待人热情,童叟无欺,很快声誉鹊起,几年间便发家致富。尉得胜本是农民出身,视土地为根本,于是在手里有了积蓄后,便首先在南赵村东南、赵康村东北交界处购买了50亩土地,利用闲暇时间种植农作物,农工兼营。这块土地后来在尉家兴盛后做了砖瓦窑,现在遗迹尚存,乡人称之为窑圪窝。

  在南赵居住四五年后,尉得胜眼光盯到了南赵村南8里更适宜做生意的师庄镇上,于是他专门按照在南赵村住时的方位,花巨资在师庄村西北角购买了一个阔绰的院落。同时扩增烘炉,招收徒弟,开始大批量地锻造器皿和农工用具。很快,烘炉由一盘、两盘一直发展到21盘,形成一个中型锻造业工厂,仅常年雇佣铁匠就达100多人。

  为了改善厂房条件,提高产品质量和效益,也为了让铁匠们有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胸怀博大的尉得胜决定兴建打铁楼。该楼于崇祯年间动工,历时8个月先建成一层并投入使用。史料记载,该楼底座根基深5米,青砖糯米白灰浆灌注。上为丁字圈洞式,拱洞东西呈窑式,四周砌女儿墙,窑洞开南门,坐北朝南,位于师庄西门内路北,高7.25米,南北宽8.23米,东西长17.6米。后来,该楼又续盖了二、三层,规模宏大,气势冲天,成为远近闻名的尉家标志性建筑。

  “明修长城清修庙”,尉家的铸造业适时而生,其产品质量过关,信誉卓然,生意越做越红火,很快积攒了大量的金银财富。但尉得胜并未放弃他曾经视为命根子的土地,他同时开始扩大农业生产,先后购买了2000亩的土地和上百头牲口,常年雇佣百十人在农忙种田,农闲做生意,完全达到了生产自给。多余的粮食又贩卖出去,逐渐形成了一个工、农、商结合的良性循环系统。

  尉家生意初具规模后,尉得胜审时度势,决定走出山西,南下经营。他聘能选士,从山、陕等北方省份收购铁、盐、皮、烟叶、木材等运转江淮两湖地区,又从江淮两湖地区运回丝绸、糖、茶等贩卖,从中赚取了大把的利润。

  尉得胜之后,使尉家生意走向恢宏巅峰的另一个代表人物是乾隆年间的尉嘉。尉嘉除继续祖辈的生意外,又对尉家原来的经营体制和格局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故除新。首先,由于店铺商号增多,商品货物数量剧增,购物及货币流通带来了新的问题,如携带大量银两购货,显得笨重而不方便等。尉嘉顺应时势,胆大心细地开拓了银号、钱庄业务,把银号、钱庄逐步推广到以山西为中心的10多个省份。这样一来,既大大方便了长途贩运的尉家传统生意,又走出了一条具有光明前程的财源之路,尉家的生意由此发生了质的变化,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其次,尉嘉在总结祖辈经营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更加重视精神价值和员工的智慧和财富,遂大胆开创了入股“三七或四六分红”。即采取自愿的原则,把每个员工暂时不用的银两拿出入股,提高利息,扩大自己的经营资金和范围。另一方式是共同出资,共同做生意,再共同分红。这种“股份制生产经营模式”极大地激发了店员的商业理念和经营的积极性。尉家生意更加充满了活力和凝聚力。

  据民间学者袁焕章先生说,尉家自清康熙年间就开始大兴土木,建设家园。先后建起八大楼院、1000多间房屋的豪华建筑群。20世纪中叶,当地人或商客行人都有目共睹。放目瞭望,从几十里外就能看到烟雾缭绕下师庄尉家楼的朦胧影像。尉家楼又称“望月楼”,高三层。50多年前,上边还悬挂着字迹斑驳的“马山看起界山楼”匾额。还有两墩石牌坊,位于尉家巷口东西两侧,中间相距五六十米,一个上面雕刻着“圣旨”、“敕令”等字样;另一个上面则是乾隆皇帝亲笔题写的“孝”、“节”匾额。两墩青石基座都蹲放着大小雄狮各4头,雄狮口中还含有一可以左右旋转、足球大小的石蛋子。巷口四周上下的立柱都雕刻有各式各样的花草、水果、虫鸟及山水人物图案,真是妙手天工,精致雅观,惜毁于“文革”时期。望月楼现仅有楼底座窑洞残存,并为尉家后人居住。

  尉家八大楼院有正中院、前正院、书房院、东单院(俗称东小院)、西单院(又称西小院)、客厅院、账房院等,分别被三条长胡同分开,其中一条主胡同取名尉家胡同,长130米,青石铺道、曲径通幽。胡同口大门两侧悬挂两块虎头雕像。花院 “爽籁”是花园的其中一处,青石假山,绿水环绕,鱼儿穿梭,池旁还有不计其数的鲜花和奇草怪木相互掩映,微风吹拂,四下飘香。另外,还建有扬州院、崇贞院、周规院、食德院、剥典院、蔼如院、敬慎居等各式各样的古典建筑,亭台楼阁,飞檐雕壁,不一而足。敬慎居系当时郑板桥先生所住院落。

  师庄尉家的各楼院建设面积几乎占当时师庄镇的一半,绵延成群,豪华典雅,气势雄伟,极尽奢华之能事。

  三

  沿大运高速北柴口下去往西5里就是古时候声名赫赫的师庄镇,即现在的赵康镇。我每次驾车从省城太原回故乡南赵村时,必经此地。每次路过,我的心里都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滋味涌上心头。车窗外边车水马龙的喧嚣挡不住我的视线,我眼前涌现的是沙漠中长长的驼队,是郑板桥和尉嘉促膝长谈的情景,是绵延成群的八大楼院豪华典雅建筑,是康熙帝“借金还银”的壮观景象,更是尉得胜孤单影只、傲立寒风、气吞万里的模糊背影……这一切的一切,都勾起了我关于尉家种种传说的遥远记忆。

  比如说“尉家姑娘”就是赵康方圆百里大人小孩都耳熟能详的一个特殊名词。意思是指那种生在大户人家,要人伺候的金贵小姐。如果某家女儿柔弱,干粗活不能胜力,大家就戏称:你是谁啊?难道你是尉家姑娘吗?

  传说,尉家先祖尉得胜发迹后,年方三十才生下一女,尉得胜夫妇娇生惯养、宠爱有加,专门聘先生教女儿识文断字、吟诗赋词,尉女金枝玉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是腹有华章的大家闺秀,却五谷不分,不识人间烟火。尉女十五六岁时,有一天,突发奇想,欲出绣楼逛逛集市。随身丫鬟婆子便蜂拥而去。尉女在集市上走走停停,兴致颇高,忽然看见有个摊贩前边摆着一大堆黑黑的长棍,不觉好奇,便问摊主:“这黑黑的长棍是什么东西?”摊主说:“是木炭。”尉女大惑不解:“我家烧的木炭都是红红的,你这木炭怎么是黑的?”摊主看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是珠光宝气的贵小姐,心想:“莫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七仙女下凡来了?”一时手足无措,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随身丫鬟赶紧上前解围说:“小姐,咱家的木炭炉子是我们丫鬟在外面把这种黑色的木炭烧红后才端到你的屋里去的。”尉女这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此事很快一传十,十传百,200多年间,几乎传遍了整个晋南地区。在那一带,“尉家姑娘”的意思成了大家闺秀的代名词,同时也成了不能胜任体力劳动的农人女儿的戏称词。

  尉家名声沸沸扬扬地传遍天下,许多官宦富贵人家都想攀高枝与之结亲。太平县晋商后起之秀南高村刘家,自以为跟尉家门当户对,就请人前去说媒,想娶尉家姑娘。尉家见媒人态度诚恳,不好当面拒绝,就指着家里那块石碑说:“承蒙刘家看得起。不过,要想结成这门亲事,看看刘家能不能拿出和这块石头相当的聘礼,到时再谈不迟。”媒人定眼细瞧,那块石碑上竟然雕刻着大画家郑板桥的真迹:“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媒人悻悻返回,将尉家的要求忐忑不安地转告了刘家。

  刘家不服气,但心底也暗暗敬佩尉家的文化品位之高,便千方百计地派人北上京城,南下江淮一带,打探名人真迹墨宝,欲重金收购,好成全和尉家这门亲事。刘家后来还真觅得了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的书欧阳修赋文真迹《昼锦堂记》,高价收购后请人勒石镌刻建“爱山亭”竖立。此碑为我国现存《昼锦堂记》之最大石刻,也是董其昌行书巨作,全文600余字,具有极高的文物、艺术价值。

  尉家见刘家心诚意恳,遂点头应允。“太平二碑,喜结连理”,一时传为天下佳话。

  除这些传说外,铭刻在我心间的是,儿时在南赵村南门外的第三生产队和赵康村交界的田地里帮家里人劳动时,经常可以看到那已经被刨得七零八落、长满荒草野蒿的尉家坟,据说当初的尉家坟尚建有庙院、祠堂、祭堂等,尉家坟前后被人盗过好几次,“文革”期间又被狂热的红卫兵小将扒开,取出了大量的丝绸、衣物和随葬品,曝晒在炎炎的烈日下,不久便变成了条条缕缕的碎屑,随之又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

  四

  我在查访尉家资料的过程中,曾屡屡为尉家几代人知恩图报、乐善好施的宽阔胸怀和他们家国天下、一掷千金的冲天气势所感动、所折服。

  尉家先祖尉得胜最初逃荒落脚到南赵村时,为感恩于南赵村民的热情好客,就抱定了“抓大放小”的经营理念。所谓“抓大放小”就是平常百姓去打个铁锨、耙子之类的小东西,一律不收钱,或者只收个料钱。而有大户买卖上门时,一定不含糊,钉是钉,铆是铆,认认真真地严把质量关,兢兢业业地收取该得的每一分钱。

  崇祯十七年(1644),闯王李自成从豫南正面冲打明军孙传庭十万大军不得取胜,急欲从左侧山西南部攻取,不得已绕道路过太平县师庄镇。

  早几天,尉得胜便得知消息。尉得胜喜上眉头,暗道,报答恩公的机会来了。原来,早在尉得胜夫妇逃荒以前,李自成义军打下叶县后,开仓赈灾济民,当时已饿得奄奄一息的尉得胜全家人由此死里逃生。尉得胜一直牢记心头,却苦于无机会报答。

  尉得胜决心尽全力报答,便命员工匠人停止一切买卖,倾其库中所存废钢旧料,为义军夜以继日地打造兵器,全部无偿捐献。

  李自成义军接受尉家所献兵器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一鼓作气打败了明军孙传庭十万大军,缴获了大批战利品和钱物。为感谢尉家资助之恩,闯王命人给尉家送去白银8.688万两,还有大量的金帛、玉器、绸缎等。无心插柳的尉得胜竟然获得了这笔意外横财,远远超过了他平时做生意的利润。

  这笔银子也就成为尉家进军江南、纵横天下的最初资本。

  尉家深谙生意之道是赚取人气比赚取金银利润更重要,所以也就有了后来的康熙帝“借金还银”的故事,也就有了资助乾隆皇帝150大车银子平定西方叛乱的故事。

  尉家世代经商以“善”为宗旨。譬如,尉家正院就竖有一块刻有“善山海镇”的石碑。还有嘉庆16年钦封 “乐善好施”匾一块。

  《太平县志》云:“尉之魏在师庄修城墙,捐资200金。二次师庄扩建西城墙时尉维模捐银500两。明季年荒开仓,于路以食饥者。”

  太平县(现汾城镇)文庙内还存有“善举”石碑,上刻:师庄尉维柄捐金一千两。

  尉家的乐善好施行为不但得到了老百姓的交口称赞,还曾多次得到历代皇帝的封赐和嘉奖。曾为尉家伙计的古稀老人说:“尉家得到的皇帝圣旨有好几箱。”

  尉家能急皇帝所急,忧朝廷所忧,尉家几代人因此先后都受到几代皇帝的恩宠。据不完全统计,尉家先后荣获皇帝恩赐,嘉典“内阁中书”、“护国员外”,又得到朝廷恩赐“黄马褂龙衣”、“威武棒八根”以及“銮驾护身”等物。

  尉家抱定了“上贡帝王,下济黎民”的博大胸怀,抓住了“做生意首先要积聚人气”的生意精髓,的确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做生意境界,为后世的中国商人树立了一个难以逾越的标杆形象。

  五

  尉家打造出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而且能蓬蓬勃勃地绵延300年之久,这在晋商乃至整个中国商业家族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它能兴盛的根本原因,除过它拥有一般晋商根本的优良品质,如胸怀宽广、目光远大;质量把关、信誉第一;管理严格、赏罚分明;捕捉信息、详察商情;仕商结合、以官护商等等外,我想,重视文化理念,重视知识分子的重要作用,重视自身文化修为的提高,乃是其能够在高层面上把握经商理念,长远规划发展,一骑绝尘、驰骋天下的秘笈所在。

  尉家先祖尉得胜,虽然自身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他能够深刻认识到文化知识在商业经营中的重大作用。在他刚落脚到南赵村的时候,为他总结概括“抓大放小”经营理念的正是原襄陵县义店村的乡绅文益升先生。文益升博古知今,视野开阔,才思敏捷。偶然的一次见面聊天,让尉得胜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之后不久,便效法刘备“三顾茅庐”,终将文益升招致麾下。而此时的尉得胜,还只做着单纯打铁的小本买卖,整个铁匠铺无非就他、妻子和师弟三个人。文益升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却用他的深谋远虑为尉家的未来规划了一个行之有效的宏伟蓝图。他首先提议尉得胜举家迁往与南赵村只有咫尺之遥的师庄镇发展,其次,又提出了四项建议供尉得胜参考:“一,招收徒弟,扩增烘炉,扩大锻造业规模;二,扩建厂房、住房和加工作坊,增加固定资金投入,促进盈利;三,扩大农业生产,购买土地、牲口,雇伙计,农忙种田,农闲做生意,达到生产自给,争求多余;四,筹集资金,囤积原料(钢坯铁锭)。采取‘以存代售’,用别人的料,挣加工费或者先用他人的料锻造成品,出售后付款,以入股利润分成、分红等形式,加速资金流通,促进生意稳步发展。”尉得胜按部就班地一一采纳实施,尉家由此逐步发展,奠定了以后兴盛的牢固基础。

  尉家举家迁往师庄镇初具规模后,遇李自成大军路过,尉得胜感恩奉献兵器又得文益升大力支持,并帮他权衡利弊,促使尉得胜下定最后决心,结果“无心插柳柳成行”,尉家竟然由此得到一笔“天外来财”。又是在关键时刻,文益升为尉得胜规划了尉家发展的下一阶段目标:缩小锻造业,南下江南,广建商铺,进行长途贩运。尉家向江南扩展的第一步,就是由文益升亲自带队创立号铺,并成功将苏州刺绣,杭州丝绸、糖、茶叶,还有景德镇的瓷器及江南的竹编织品、竹器家具等运回山西销往各地,从中赚取了丰厚利润,让尉家大小看到了尉家以后生意的广阔前景。

  文益升之后,尉家又先后聘请了不少的能人异士,为尉家逐渐兴盛起来的商业帝国出谋划策,居中调停。尤其是尉家以后几代掌事人都认识到了文化和教育的重要性,不惜重金聘用享有贤名的文人墨客到尉家私塾任教,这其中最有名的两个人就是郑板桥和李师白。

  郑板桥虽然只在尉家待了短短8个月,但他留下的墨迹和为人师表的清廉、正直等品格都对尉家后人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李师白,字后庚,又称醉堂先生,太平西李村人。清朝乾隆年间独榜进士。好读书,老成慎重。他写的文章,深雅雄健,结构谨严。曾经参与府学考试,被蒋学台拔取平阳府属第一,为他特出一榜,声名远播。他在家设帐讲学,引来大批学子前去就学,可谓书声琅琅,终日不绝。晚年悠闲自在,常常吟诗诵文,以畅其怀。所作《励志八章》(48句)在士林流传甚广。他同时还是一位著名的书法家,并给师庄尉家、北柴王家石牌坊上挥毫撰书,为尉家教育事业作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尉家留存下来的李师白真迹,还有一幅木刻楹联,上写“万里推恩犹戴尧天舜日,千秋食德常怀魏俭唐勤。”

  尉家数代人都把郑板桥的真迹“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视作至理名言,并以此修身“治家”平天下,从而为尉家庞大商业帝国的良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理性基础。

  据统计,在清朝存在的268年间,尉家先后有40多人考中举人、进士而进入仕途。

  漫漫300年啊,多少大商大贾家族瞬间一过,烟飞灰灭,而尉家却在“诗书滋味长”的理性精神世界里终让外在的财富世界也绵延不绝,这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

  六

  尉家的衰落是很突然的。清朝晚期的某年年底,尉家派账房先生去各地商号结算,回来的路上,不幸翻船。账房先生和几个随从被人救上岸,但尉家唯一的账簿和大量的凭据、银票却被洪水冲走。各地商号闻此消息,不顾商家道义,纷纷把“师庄尉家”的招牌撤下,改弦易张,将商号所有资产据为己有。尉家没有了凭据,无法收回所有,家道遂由此逐渐中落。

  其实,在我看来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尉家患了晋商的通病,尉家后人完全抛弃了“诗书滋味长”的祖训,染上了吸食大烟的恶习,整天只知躺在家里舒适的海绵床上,口吐白烟,腾云驾雾,整个管理已经陷入混乱之中。没有了理性的大脑,失去了强健的体魄,尉家先人气吞万里河山的壮阔胸怀也就失去了依托。于是,不肖的后人遇到突发而至的变故就只能手足无措,垂首听命于天。

  吸食鸦片和支撑整个家族奢华生活消费的巨大开支使得尉家后人捉襟见肘,甚至于开始变卖家产以维持家用。至民国初年,曾经纵横天下、叱咤风云的一代富贾大户几沦与平民之列,只有那尚未变卖的豪华大宅还屹立在那里向南来北往的客人诉说着它当年的恢弘和壮丽。

  尉家300年间嫁女娶媳十分讲究门当户对,对方不但得有财有势,还需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才能与之相配。声名赫赫的大富大贾平阳亢家、太平北柴王家和南高刘家,都先后与尉家结亲。

  可是,家道破败的尉家已经没有了往日那一颗健全的心脏。在暮气沉沉之中,尉家继承人步履蹒跚、满脸愁容地被动接纳着外部世界强加给他们的一切。新一代的尉家姑娘没有了荣华富贵的命运,也没有了攀高枝的资本,在那风雨如晦的民国初年嫁给了我的出生地南赵村一个姓段的破落地主家庭。没有想到,婚后不久,丈夫出外经商,一走再无音信。尉女独守空房数载,坐吃山空,又无一儿半女,为生计不得不到正兴旺发达的杨家做打杂下人,一直到杨家人去楼空时,尚是一个无依无靠、孤独凄凉的小脚老太。上世纪50年代,已经60多岁的尉家姑娘又在无奈的悲咽中再嫁他人。

  七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再一次看着尉家楼的残垣断壁和附近的丛生野草,一种凄凉之感不觉涌上我的心头。尉家曾经的浮华和气势已经成为飘渺的轻云薄雾随风逝去。

  我抬头看天,一行南归的大雁正翩跹起舞,清脆悦耳的“啾啾”声,穿透天空,洒了下来,落在了我的耳际,也落在了我的心里。我豁然明白了,尉家的后人抓不住富贵的尾巴,但他们还可以抓住理性精神的翅膀。

  其实,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们又何曾不是尉家的后人呢?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我再一次默诵着板桥先生书赠尉家的座右铭,坐在驾驶室里,向着远方、也向着明天疾驰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襄汾 赵康 历史 文化

上一篇:武清最早女子学校
下一篇:文懿恒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