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宝应婚俗
2012-12-06 11:06:10   来源:太原日报   点击:

在我们江苏宝应乡下,早先的婚俗是比较繁琐的,男女双方,须经过说亲、相亲、定亲等一系列程序后,方可考虑成亲。决定成亲了,还得根据双方的生辰八字择定婚期,由媒人通知女方。如女方没有意见,则双方开始筹备。

宝应婚俗

  在我们江苏宝应乡下,早先的婚俗是比较繁琐的,男女双方,须经过说亲、相亲、定亲等一系列程序后,方可考虑成亲。决定成亲了,还得根据双方的生辰八字择定婚期,由媒人通知女方。如女方没有意见,则双方开始筹备。成亲要经过三天,第一天“暖房”,第二天“正日”,第三天“回门”。暖房这天男方要办暖房酒。在我的老家还有“压床”的习俗。就是暖房这一天夜晚,要找个洁净清爽的童男子陪即将上任的新郎官睡觉。主家事先在床的四周撒些红枣、花生、糖果之类的吃食,待压床的男孩子来摸。印象中我替人压过好几次床。第一次替表哥压的时候没有经验,上床之后问表哥什么时候可以摸糖吃,表哥说不要急,天亮前再摸。一个懒觉醒来,吃食早就被其他人摸走。我心里后悔不迭,从此就吃一堑长一智。

  正日这一天最热闹。男方一早就安排人去迎亲。乡下水网密布,河道纵横,迎亲一般都是用船。听说过去殷实人家要出动三条船,第一只叫“乐苏船”,是吹鼓手坐的。第二只叫“轿船”,船上放着披红挂绿的花轿。第三只叫“嫁妆船”,用以装载女方的陪嫁。但从我记事起,都是一只船迎亲,上下船也不兴用轿。迎亲船一般都到天黑才能到达。即使船行得快到得早,也要在村口停下,天黑之后再进村。船一靠岸,鼓乐喧天,鞭炮齐鸣,等待已久的人们都一齐涌到岸边。挤着看女方的陪嫁,看新娘子的芳容。但新娘子的芳容是轻易看不到的。因为在全福奶奶的搀扶下,身着红衣红裤红鞋的新娘上岸时,头上还顶着红盖头。于是大家就看她的身段和姿势。新娘进门前,须跨过一只燃着柴把的火盆,以示驱邪。到了堂屋,新郎新娘拜过双亲之后,就双双入洞房,全福奶奶即时放下房门的门帘。我们这些伢子就挤在门边撩起门帘伸头探脑,全福奶奶就会走过来给我们每人抓一把糖果,然后把我们轰散。此时外面就有人忙着张罗“捣窗户”。老家捣窗户的习俗我在其他地方尚没有看见过。事先把洞房的窗户蒙上红纸,新人进洞房之后着人用筷子捣通。操作者须一边捣一边高声喊叫:“一捣一拽,夫妻恩爱;一捣一穿,养个儿子做官。”每叫一句,众人就高喝一声:“好!”表示祝福之意。有一次看热闹,有人叫我去捣窗户,并教我几句顺口溜。我刚开始很兴奋,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是喊不出口,把筷子一捣顺势往里一穿,随即逃之夭夭,像是做了什么羞人的事情似的。现在想来真是一点也不潇洒。

  新婚第三天,新郎新娘要“回门”。即到女方家吃顿午饭。当天下午,太阳未落,小夫妻就要回家,从此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旧时禁忌,新娘在一个月内叫“红人”,不能随便到别人家走动,满月后才不忌,万一有新娘不慎或不懂规矩破了禁忌,要准备猪头等祭祀物品来拜敬。

  到宝应县城工作生活之后,发现城里的婚俗与乡下不尽相同,程序简单一些,而且在正日一天内完成。当天一大早,新郎去女方家迎娶新娘,吃过三道茶,就赶到男方家,再吃三道茶。稍坐片刻之后,就回门,赶到女方家吃午饭,吃了午饭之后再回来。一天当中来来去去有几趟。幸好县城范围不大,再加上现在都是车辆迎娶,因此也还从容不迫。但我结婚时,却被城乡两种风俗搞得筋疲力尽。原因是,我是头男长子,按照农村的习俗新房要设在乡下老家;可妻子是城镇人,她家要求按照城里规矩行事。老家距县城三四十里路,再加上其时恰巧由于修涵洞公路被挖开,车辆不能通过。那天我只好在公路这边准备一辆面包车,靠近老家这边只能找一辆三轮卡,于是就三轮卡转面包车,面包车转三轮卡,来来回回地颠簸,弄得一身的尘土,毫无新人的风采。想起这事,我至今还觉得对妻子欠点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宝应 婚俗

上一篇:土家族"露水衣"
下一篇:傩:一种说不清的神秘文化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