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救救民间传统手工艺!街头“小面人”被请进大学校园
2013-03-21 13:49:57   来源:青年报   点击:

从2008年起,民间手工艺人朱毅开始在邯郸路摆摊叫卖,他最得意的作品是“姜太公”——头顶蓑笠,怡然自得。走街串巷的日子虽过得闲云野鹤,也免不了奔波劳顿。



朱毅老伯(中)在上海理工大学校园内教大学生们“捏面人”。



朱老伯和他心爱的面人。

  从2008年起,民间手工艺人朱毅开始在邯郸路摆摊叫卖,他最得意的作品是“姜太公”——头顶蓑笠,怡然自得。走街串巷的日子虽过得闲云野鹤,也免不了奔波劳顿。

  最近,朱毅老伯被请进上海理工大学的社团活动。他在大学校园里摆摊,也收起了学生,大学生们为之制定了“帮扶计划”。他们期待着,在这座时尚都市里,传统手工艺品和这门精湛的手艺,都能够流传下去。

  记者 严柳晴

  手工艺人现身校园

  操着东北口音教大学生捏玫瑰花

  年近六十的朱毅喜欢走街串巷,在沈阳老家,他挎着箱子串庙会。塑料箱子上插着根根竹签,上悬着一个个惟妙惟肖的面人——姜太公头顶蓑笠,盘腿而坐。拇指大的面人脸上,几条皱纹“飘”在额头,神态怡然自得。

  他是手工艺人,这门手艺名叫“签举手工面人”。2008年,他从东北沈阳来到上海。在控江路租了一间小屋,和儿子一起,生活拮据。

  上海理工大学的大学生经常看到这位老伯。五角场邯郸路上,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都会有一辆小助动车车上载着插满竹签的塑料盒,竹签上竖立着一个个栩栩如生的面人,既有传统人物的姜太公、财神爷,也有流行的卡通喜羊羊、多拉A梦、愤怒的小鸟。他徒手点切刻划、搓捏揉掀,十几分钟后,一个火眼金睛、披风飘飘、手持金箍棒、身穿虎皮小裙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诞生了。

  前些天,朱毅老伯出现在了上海理工大学的enactus团队的校园社团节里。他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手边有一柄“拨子”(塑刀),另有一把弯头小剪刀。工具盒一打开,里面整齐地摞着一把竹签,还堆放十多个色彩明艳的面团——这是面塑泥人的“胚胎”。

  社团活动中,朱老伯操着东北口音,教一群大学生捏玫瑰花。他将面团在拇指上展开,一层层地揉在竹签上,一朵玫瑰在竹签上绽开了。他和摆摊时一样,最喜欢和人“唠嗑”。趁着教学的空隙,他和学生拉起家常,“你们知道吗,为什么情人节要送玫瑰花?你看,因为很有女性特质……”

  祖传秘方千金不换

  一次蒸两斤面,足够做几个礼拜

  “这泥人不会变质、开裂吗?”大学生好奇地问朱毅。“只要是我们祖传的秘方,就不会变质。即使在北方的干燥空气中,也不会开裂。”朱毅的回答略带神秘。大学生们立刻对祖传的秘方产生兴趣。但朱毅却回答他们,“这可不能外传。”

  朱毅告诉记者,面塑泥人最大的“窍门”不在揉捏和造型,而在于面团。捏面团,可是一门极其讲究的技术活——

  “捏面团的时候,得保持住湿度和粘度,不至于干的太快,在面人完全干透后保持细腻的质地,不会有裂纹,又要有足够的硬度,即使用力摔断后再蘸水按住几十秒后即可将断裂处粘上,这就是面团的制作秘方了。”

  朱毅一次可以蒸两斤面,这两斤面足够他做几个星期。至于面团的秘方,他笑着说,“那是从姥爷那里传下来的秘方,传男不传女,不能告诉人”。“我的秘方只能传给徒弟,而徒弟和学生是不一样的。”

  面塑一般分为南北两派,朱毅属于北派传人,以沈阳“面人汤”为鼻祖。北派细腻,南派粗糙。而细腻的做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面团制作功夫。他这精致的面团材料,常常为南派艳羡。

  朱毅曾遇上南派的面塑艺人,此人看到朱毅制作的面人细腻光滑,提出买下他的面团配方,被朱毅拒绝。“他告诉我,想用自己的配方再加3000元和我换,我坚决不换。”

  “解救”传统手工艺

  高校社团助艺人解决生存难题

  朱毅的生活并不宽裕。靠着在街头叫卖手工艺,生活漂泊,很难维持生存。手工艺的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上海理工大学enactus团队的同学在3年前发现了他,酷爱手工艺的他们,就此开始了“面塑泥人手工艺帮扶”计划。

  每到校园活动时,大学生们想到将朱老伯请进校园,大学生们互动。大学生们所购泥人的款项,也能给朱老伯补贴生活。同时,大学生们也收获了一个来自民间的“手工艺老师”。

  上海理工大学enactus团队队长杨舒雯告诉记者,“这是一项民间手工艺文化,也很受大学生欢迎。我们能够通过‘民间’团队的努力,将它保留下来。”

  他们还为朱老伯“牵线搭桥”。他们了解到,有些商务公司经常办活动,民间文化倒是个很好的点子。在大学生们的引荐之下,几家企业采纳了他们的建议,邀请朱老伯参加了企业的文化沙龙活动。

  “参加文化沙龙活动,会给他带来一笔收入”,这些大学生动起了脑筋,“另外,企业的活动也搞得有声色,何乐而不为?”

  学生爱上面塑泥人

  “民间手工艺有足够的生命力”

  朱毅老伯在校园里小有名气,遇到节日,他的手工艺品都成为大学生们互赠的礼品。一到朱老伯摆摊时,周围有人经过,见之精雕细琢之功,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表情从指尖呼之欲出,驻足围观者都为之嗟叹。可惜的是,这门面塑泥人的手艺渐近失传。朱毅告诉记者,他的儿子对这门技艺少有兴趣。即使在面塑泥人的老家沈阳,会这门手艺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上理工校园里,大学生们办起了面塑社团课程,将他请进了学校。前不久,他还被请进了出版印刷专业的课堂,向大学生们讲授中国传统的民间技艺。他的塑料箱子和泥人被搬进了教室里,大学生们从一朵玫瑰花的制作开始,学起了捏泥人,大多数学生还显得颇为笨拙。不过,朱毅对这群年轻的弟子很有耐心,“面塑千面,不同的人会塑造出不一样的作品,同样的一个人,也会有各种不同表情。”

  今年情人节,设计专业的大学生们灵机一动,为朱毅老伯设计了一套“古代情侣”的画稿。朱毅将之塑成了一对活脱脱的面人,身着汉服,长袖宽襟,显得古典而优雅。

  老艺术匠人常常从年轻的大学生身上汲取灵感。杨舒雯告诉记者,一个精灵小鼠的造型,还是大学生们从网上发掘的新事物,没想到朱毅老伯顿时就把它“造”了出来,活灵活现。

  “民间手工艺有足够的生命力,”大学生杨舒雯说。“它是能够被救活的。”

    相关热词搜索:民间 传统 小面人

上一篇:传统面塑紧跟大众口味
下一篇:雕塑达人雕出一桌“美味佳肴”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