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爱做梦的“80后”成了面塑传人
2013-04-08 15:37:16   来源:齐鲁晚报   点击:

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他成了省城为数不多的面塑传承人,还在继承老一辈手艺人技艺的基础上加入新元素,其制作的寿星更是扬名海外。



刘玉超在全神贯注制作面塑作品。  本报记者 周青先 摄

  “80后”、计算机专业,很多人认为这应该是一名办公室白领,但刘玉超却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面塑大师。为了实现儿时的梦想,他成了省城为数不多的面塑传承人,还在继承老一辈手艺人技艺的基础上加入新元素,其制作的寿星更是扬名海外。

  看别人捏面人 点燃儿时梦想

  “蛇缠兔,辈辈富,蛇年就得讨个吉利。”近日,在济南民俗艺术馆内,刘玉超正全神贯注地构思着自己的作品,脸上洋溢着儿时对面塑的敬畏神情。捣药玉兔神情威严,吐信青蛇满脸萌态,“蛇缠兔”这个蛇年吉祥物成了抢手货。

  对于大多数“80后”来说,面塑只是记忆中的东西,但1983年出生的刘玉超却把这门江湖手艺干得有声有色。他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从呆板的编程到充满想象力的面塑,其跨界之大让人难以置信。

  “别人可能不理解,但这是我从小爱做的梦,一定要实现它。”刘玉超说,他小时候就住在趵突泉附近的城墙根一带,当年那里满是走街串巷的挑担手艺人。在面塑艺人手中,一块面倒腾几下就成了各色人物,这让他感到很神奇,他就经常攒些牙膏皮来换,自己也试着捏面人。

  2002年,刘玉超考入了一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虽然接触的是当时的热门专业,但刘玉超始终没有放弃对面塑的爱好。大二实习时,他偶然碰到了一个捏面人的手艺人,就搬着马扎看了一整天,这一举动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

  听说济南民俗艺术馆有教面塑的,刘玉超就前去“投奔”并师从邓君秋、魏善华等老前辈。2005年毕业后,刘玉超正式加入济南民俗艺术馆,接触到了更多的面塑艺人及中国面塑李派、汤派大师,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汤派面塑第二代传人董凤岐的亲传弟子。

  一捏就是一天 手指都变僵了

  “喜欢是一回事,真的从事这一行后,才体会到里面的艰辛。”刘玉超说,他当初学做面塑时,老师们一般要求学生选择学一样,多了就不再教了。

  自己属猪,刘玉超就开始学捏小猪。“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为了做好小猪面塑,他又自学白描,设计造型,每种都要做上百个。这些作品后来被一位来自台湾的爱好者相中,一下子全要走了。

  “最难的是做寿星,光是学习阶段,我就做了1000多个。”刘玉超告诉记者,每个面塑人都得有自己的拿手绝活,他把主攻目标定在了寿星上。经老师指点后,他开始了漫长的苦修。寿星做了不满意,揉成面团重新做,有时候做起来不知不觉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手指头都僵硬了。

  在做了上千个寿星后,刘玉超终于有了点感觉,越做越顺手。记者看到,他捏的寿星大都在10到30厘米之间,最大的有1米高,制作周期得一年。老寿星穿着黄袍,手握拐杖,捧着蟠桃,非常传神。

  “这门手艺不能光传承下来,还得走出国门,让外国人也了解中国民俗。”寿星是刘玉超的创作特色,价格自然也是不菲,一般规格的寿星制作周期是两三周,售价超过1200元。如今,刘玉超的寿星作品已远销海外,在新加坡的一次展览中,他的寿星开展两天后就被抢购一空。

  探索用新材料 希望带出新人

  “面塑的保存时间是个难题,很多大师耗费了一生的精力也很难把作品长久保存下来。”刘玉超说,一般的作品只能保存三五十年,超过百年的面塑作品十分罕见。清末民国时期曾出过很多面塑大师,但保留下来的作品少之又少。

  与老一辈面塑大师不同,刘玉超喜欢琢磨,为了让作品有更高的可塑性和保存价值,他还探索使用了各种新材料,其中一款“太空泥”目前已经应用在了面塑作品中。

  “太空泥比较轻,黏合性强,但也比较脆。”刘玉超说,新材料避免了传统面塑的干裂、虫蛀等困扰,但也出现了新问题。为了让作品更有可塑性,他反复试验配方,让面塑作品在材料上实现创新。

  “‘80后’的面塑传人屈指可数,下一代就完全断档了。”济南民俗艺术馆馆长刘学斌表示,对“80后”、“90后”来说,虽然很多人喜欢面塑,但真正当成事业来学的寥寥无几。

  如今,刘玉超已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汤派面塑的第三代传人,慕名前来的学员已有好几百人。

  “很多人只是把面塑当爱好,我希望能带出来一批人,让这门手艺繁盛下去。”刘玉超说,儿时的梦想把他带到了这条路上,他希望能够带出一批更年轻的人,做成符合市场需要的产业,别让儿时的梦想断了线。

  记者 王光营

    相关热词搜索:爱做梦 面塑 传人

上一篇:泽培:木刻手艺传承人
下一篇:耄耋老人乐根雕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