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传统村落保护怪相频出 强拆真古董过度商业化
2014-10-31 11:04:06   来源:北京晨报   点击:

大拆大建、张冠李戴“假古董”、过度商业化……尽管近年来我国已经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但是新华社记者近日深入福建、广东、湖南等全国多地调研发现,保护过程中仍出现了令人忧虑的三大怪相。

传统村落保护怪相频出 强拆真古董过度商业化
福建尤溪玉井坊郑氏大厝。

传统村落保护怪相频出 强拆真古董过度商业化
被强拆前的山西太谷武家花园。

传统村落保护怪相频出 强拆真古董过度商业化
山东省章丘朱家峪村面临商业开发
 
  大拆大建、张冠李戴“假古董”、过度商业化……尽管近年来我国已经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但是新华社记者近日深入福建、广东、湖南等全国多地调研发现,保护过程中仍出现了令人忧虑的三大怪相。
 
  强拆真古董
 
  怪相
 
  1
 
  山西太谷县城南的武家花园原有7所大宅院,各式街门、院门、腰墙门、过道门20多座,亭台楼榭等房间共200多间,曾是太谷县少有的保存完好的明清建筑。
 
  然而,一项最新调研显示,这样一处集中体现我国古代“晋”地风貌的建筑群,今年却被县里列为城市片区改造重点工程,让道开发商,惨遭强拆。
 
  “城镇化进程中,不少基层干部存在急功近利的政绩观,认为传统村落如无开发价值,不能提升当地生产总值,与其花钱费力保护,不如让其消亡。有的甚至可能因经济利益驱动,官商联动,大行‘强拆’之道。”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说,如果再不重视这一问题,传统村落将消亡得更快。
 
  记者调研发现,在“新农村建设”“城镇化”浪潮中,因为认识不足,很多极具特色的古村落在被整合、拆建、挪移中消亡。
 
  夹杂在一片红砖瓷瓦的新式农村楼房中,占地近4485平方米、拥有108个房间、始建于清乾隆时期的福建尤溪玉井坊郑氏大厝在夕阳映照下美丽又孤寂。
 
  “这样的古民居村里本来有六座,现在只剩下这一座了。如果不保护,这最后一个也将消失了。”福建省尤溪县西滨镇镇长蔡濠担忧地说。
 
  造出假古董
 
  怪相
 
  2
 
  明明是宋朝建筑,拆掉后重建了“明清一条街”;原本遗留的街区颇具明清特色,却被拆掉仿建了牌坊,用上了钢筋混凝土;古时江南古桥用石头建造,如今却用水泥重修……
 
  调研中记者发现,一些地方麻木“拆古”,一些地方却疯狂“造古”,造出了很多形态像古建筑的“假古董”,令人啼笑皆非。
 
  “现在有人错误地理解保护古城、古镇、古村落就是恢复历史建筑,重建古建筑物,热衷于盖庙修塔,新建传统特色街,以至拆了‘真古董’去做‘假古董’。”80高龄的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
 
  “国外经验最重要的一条是,保护历史建筑的原真性。”阮仪三说,保护的目的是留存真的东西,用古老的建筑语言留存历史。“拆古镇建新镇、拆古董建‘假古董’,是误人子弟,愚弄历史”。
 
  过度商业化
 
  怪相
 
  3
 
  过度商业化,正在逐渐侵蚀传统村落。一些开发商把古村落当景点,把遗产当卖点,随心所欲地增加景点,然后将古村圈起来收取门票。
 
  朱家峪村位于山东省章丘市官庄乡境内,1371年明洪武年间,朱氏进村,因系国姓,故名朱家峪。六百余年来这里保存有大量自然、人文景观,被誉为“齐鲁第一古村,江北聚落标本”,是电视剧《闯关东》的外景拍摄地。然而,火起来的朱家峪村却因有企业投资搞旅游、村民被集体迁出而在参评国家传统村落名录时遭到专家质疑。
 
  “我们保护古村落的目的是保护传统的生活形态,不是搞个空壳,搞个外景地。”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曹昌智说,“中央财政首次拨钱给传统村落,我们更担心一些地方拿着钱搞房地产开发和旅游开发。”
    相关热词搜索:村落 古董

上一篇:河北非遗绝活走进青少年
下一篇:中国彝族火把节等申报非遗项目待批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