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余荫山房岭南传统园林工艺赏析
2013-06-18 09:51:53   来源:中国文化报   

上一张
分享到:
查看原图

  深柳堂

  深柳堂是园中主体建筑,是本园的装饰艺术及文物的精华所在。其结构为典型的岭南传统古建砖木结构,造型典雅优美。堂前两壁满洲窗古色古香,厅上两幅花鸟通花花罩栩栩如生,侧厢32幅桃木扇格画橱、碧纱橱的几扇紫檀屏风,皆为著名的木雕珍品,珍藏着当时名人的诗画书法。堂中木刻精品琳琅满目,名士墨宝闪耀清华。

  为能达到原貌的高度,建筑运用优良硬木——菠萝格作为其骨架结构,为的是体现岭南传统建筑通透、灵秀的特色;屋面施工传承了岭南传统的施工工艺,区别于北方及江南园林屋顶厚重的保温层,岭南传统建筑从地面是可以直接望到瓦底的;同时,屋面灰塑“鸿福将至”图及博古脊兽形神兼备,将岭南传统工艺体现得淋漓尽致。

  砖    雕

  岭南传统园林中,砖雕的使用比较普遍,在珠三角园林建筑中,许多祠堂及寺庙均有此工艺,常应用于墀头、照壁、石匾装饰等位置。

  岭南砖雕取材广泛,一般采用人物、花鸟、瑞兽、吉祥符号或其他图案(如菠萝及荔枝等水果形状也时常见到),甚少用虫鱼及山水。出于尊重余荫山房历史文化及受到场地和空间限制的原因,仿建工程中安排了一幅门额砖雕,设计于次入口游廊的尽处,并适当地根据现场的条件缩小了尺寸,对交接纹理及图案均做了调整,使其自然衔接与过渡,保持原汁原味,且雕刻工艺精湛,体现了岭南古典园林艺术的神韵。在施工过程中,工艺师们对每一块砖雕先做粗坯雕刻,之后再拿去现场做比较核对,由画师现场作画并在粗坯上记号,经多次修改才最终运到北京组装。

  蚝壳片

  蚝壳片装饰挂件是广味十足的“土玻璃”。清同治年间,我国尚无法生产玻璃,为了使大厅或走廊更加明亮,古人用生蚝壳打磨成薄片作为窗户的透光挂件,以增强厅堂的光亮度。该工艺必须用个头大、质量好的蚝壳打磨成均匀的薄片,才能做成蚝壳窗。它具有一定的透光性,并具备装饰性、私密性的特点,是岭南园林建筑装饰的一个亮点, 反映了岭南园林海洋文化的特征。经过几番周折,项目部在江浙一带找到了适合的蚝壳片挂件,后用于深柳堂走廊及桥廊、临池别馆走廊的横披上,在灯光科技的辅助下,仿建的透光性甚至超过原址,令人赞叹。

  建筑小品

  浣红跨绿桥,被誉为岭南传统园林最具特色的建筑造型。该廊桥把余荫山房分隔成东西两部分,西部“红雨”,东部“绿云”,故名“浣红跨绿”。相比于原貌,在施工过程中,项目注重现代科技的辅助,比如对石拱桥圆弧的定位,力求使仿建的圆拱石桥弧度更加自然柔和,更胜于原址。同时,考虑到浣红跨绿与英石假山跌水应是一个组合的整体,故在桥东侧建了一座飘逸灵秀、状如祥云的英石造景。

  木    雕

  木雕是本园最具代表性的艺术珍品,在整个项目中占有极重的比例。木雕作为广东的民间艺术,既能够把厅堂装饰得富丽堂皇,又能使之淳朴大方。深柳堂正中的“松鹤延年”及“松鼠葡萄”两幅大型挂落(花罩),其雕塑形体秀丽、姿态活泼、自然逼真,皆为木雕珍品。堂内除木雕挂落,还有双面书法木雕,内刻名家手迹。其中,清乾隆时期大学士刘墉的书法手迹“韩持国在洛中作诗云,闭门读易程夫子,宴坐焚香范使君”最引人注目,四周雕刻各种花鸟图案,刀法细腻、巧夺天工,浓郁的岭南氛围令人陶醉。由于历史原因,余荫山房保留的历史资料并不多,因此,木雕工艺师傅必须根据测绘及设计图纸,在现场核实每一个木雕花饰形状及构件的尺寸,并在现场作画以利于指导施工,同时运用专业相机对木雕拍照,以1︰1的比例打印出来对照施工,以保持原真性。

  赏石及理水

  在岭南庭园中,各种石景的处理艺术也独树一帜。英石为其最常用的景石材料,余荫山房中以英石巧构胜景者甚多。仿建工程水庭之西,仿“童子拜观音”堆叠英石石景,主峰为面相慈祥的观音菩萨,其下巧妙堆叠石景,酷似跪地下拜的童子。在本园主入口处,多出一个原作没有的花坛,根据用地现状条件与设计立意,结合岭南传统园林多种造景元素,创新性地设计了一组有别于余荫山房原貌的新的 “迎宾石”景观,以欢迎来客。

  灰    塑

  灰塑,广东民间俗称灰批,是岭南园林传统建筑特有的装饰艺术,一般设于建筑墙壁上和屋脊上,以明清两代最为盛行,尤以祠堂、寺庙和豪门大宅用得最多。

  简而言之,灰是材料,塑是灵魂。区别于北方皇家园林平面彩绘及江南园林平面彩绘,岭南传统园林灰塑通过通花雕塑、彩绘壁画、多绘浮雕等花样繁多的手法,以立体彩绘的形式来表达意境。在深柳堂西侧狭窄的青云巷墙壁上,有一幅山水图案灰塑,立体感很强,使狭窄的通道有了生气,给人开阔之感。此外,深柳堂屋面山墙上的“鸿福将至”图灰塑,更是意韵丰富,视觉效果强烈。

  家具及字画

  余荫山房经历过特殊的历史时期,家具及字画均是散失后添补的。为了复原历史原貌及尊重传统文化,项目特别邀请了广东省内著名的家具考古拍卖专家及广州家具界著名的厂长及相关工艺师傅,经现场多次考证,确定了仿建的深柳堂家具及字画的制作方案,力求凸显岭南传统特色。

  首先,在岭南传统的庭院大堂中,主人非常讲究八椅四几的组合摆设,但深柳堂六张堂椅是一种样式,另外两张却不同,这不符合岭南地区的传统习惯,改为八椅同款。其二,罗汉床脚与配几脚的雕刻形式不一样,风格的冲突不符合岭南的传统习俗,改为同款的雕刻形式。另外,对两侧偏房现存造型差异的家具也做了认真的调整,增加了饰柜,取消了没有工艺特色的镜子。在字画方面,现存的画作多是后补的现代新品,为了协调空间意境做了适当的优化调整,强化了四季花鸟、四季山水的画意,使画作更显岭南园山水花鸟画特色。

  原貌左右字帖大小不一,不符合左右对称的美学原理,经考证,右侧一幅字帖为后期添补的作品。

  仿建项目统一了两幅字帖的尺寸,使得整个布局更加美观。

  满洲窗

  满洲窗是岭南园林建筑装饰的另一显著特色,是地域性与时代性的结合。深柳堂内的满洲窗,在细密的六角形窗格中镶嵌着进口蓝白两色玻璃,中央装饰红底白色花卉图案,设计精美。室外阳光透过玻璃射入室内,使得光线强度减弱并产生一种冷峻的奇妙效果。深柳堂正厅两侧的满洲窗是光影艺术的高度概括,项目捕捉到这一关键信息,力求再现历史的精彩,使人在室内透过彩色玻璃,观窗外四季变化。

  绿化配置

  岭南属亚热带气候,温暖湿润,园林往往选用亚热带植物,以常绿阔叶树为主,群落外貌终年常绿;植物季相变化不明显,花期选择往往以春秋两季为主,种类繁多。 岭南庭园一般为具有一定文化修养、政治地位的文人雅士所建,园中所选造景植物多少反映了园主的思想感情。

  余荫山房深柳堂前两株老榔榆盆栽,百年来饱经风霜,依然苍劲挺拔。在文化寓意上,因锦鸡羽毛光彩艳丽,喜栖息榔榆,植榔榆招引锦鸡,显示出邬家女眷的荣耀。且“榆”与“余”谐音,故榆树是余荫山房的标志性树木。

  深柳堂前花架下盘绕着一棵与余荫山房同龄的炮仗花,形如蟠龙绕柱,春节前后红花怒放,悬缨下垂,状如红雨一片,点出园门上联“余地三弓红雨足”中的“红雨”命题,显得喜气洋洋、满园生辉,反映了园主人重风韵、意境的思想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