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情迷挑花——苗族挑花传承人王启萍
2012-09-06 14:05:41   来源:贵阳新闻网   点击:

苗族挑花是我国著名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如今,仍然在坚持手工挑花刺绣的手艺人为数不多,而把挑花当做艺术并坚持到今天的更是少之又少,年过六旬的王启萍就是其中之一。

一说起自己的挑花绣品,王启萍如数家珍


  王启萍,女,62 岁,花溪区尖山村人,因为热爱,坚守苗族挑花刺绣,在2012年被评为首届贵阳市民族文化传承人。在多彩贵州旅游商品“两赛一会”中,她分别获得了全省的“能工巧匠”称号及花溪区的两项一等奖;2009年,参加过全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锦绣中华刺绣展”;2010年,在世博会上展示苗族挑花艺术;2010年,被特聘为贵阳市首批群众艺术家。

  “要学挑花,那得先从数纱开始,咱们苗族的挑花可不好学的。”王启萍摸着沙发上的6件绣品对前来采访她的记者说,“苗族的挑花难就难在‘正挑反用’,也就是说从正面绣,而你想要的图案则在反面。”

  苗族挑花是我国著名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如今,仍然在坚持手工挑花刺绣的手艺人为数不多,而把挑花当做艺术并坚持到今天的更是少之又少,年过六旬的王启萍就是其中之一。2012年的4月,靠着坚持和精湛的苗族挑花技艺,王启萍被评为贵阳市首届民族文化传承人。

  “一件大领衣要绣一年半”

  挑花作为苗族历代传承的刺绣工艺,有一整套制作手法,但由于工艺复杂,学习的周期很长,让很多人望而生畏,半途而废。“我也没想过会当上传承人,就是喜欢绣,几十年下来也算绣出点感觉了。”王启萍笑着说,“现在的娃儿脑壳都聪明,就是课业多,不然好好学一阵,肯定比我们绣得好。”

  王启萍自打五岁起就开始学习挑花刺绣,几乎是一辈子针线不离手。“妈妈是我的第一个老师。小时候,一到冬天就没农活干了,女娃娃们就围着火,找些碎布练习刺绣。”

  七八岁的时候,妈妈就教王启萍一些简单的针法,如“猫爪针”,绣一些较为简单的图案。到九岁左右时,妈妈就手把手教她如“豆豆花针”、“小弯弯针”等一些复杂的针法。到了王启萍快出嫁的年龄,妈妈陪着她,白天干农活,夜里挑灯,整整花了一年半时间,才把自己的嫁衣绣出来。

  结婚后,王启萍到了花溪文工团工作,主要负责裁制演出服。周末的时候,她就常做些挑花摆摊卖。“那个时候整天想的都是刺绣,回家后只管刺绣,其他事情全都交给老伴”。

  对刺绣的痴迷伴随了王启萍一生的生活。退休后,她干脆租了个店面开了家做挑花刺绣手工店。

  王启萍的店子开了5年多,收入不多,王启萍说:“现在年轻人结婚都穿婚纱了,大领衣的销路越来越差,只有上了年纪的老苗还会常来店里买。”

  挑花是纯手工的活,它不仅需要兴趣,也需要天赋,更需要长久的艰苦练习。“一般人至少要学习一到两年才能见成效。现在的年轻人,一看到吃苦还赚不到钱,哪个愿意学,早都跑光了。”王启萍说到她钟爱的挑花,一脸无奈。

  说话间,王启萍从房间里拿出了许多她在不同年代绣的大领衣。这些绣衣图案复杂,绣工精细,色彩协调,无一不是精品。可王启萍却有些无奈地说:“像这套大领衣是三个人花了一年半时间绣出来的,算是很不错的作品,但一整套的价格也才卖一万多元,花费的时间、精力与得到的收益难成比例。”

  “传统的技法与色彩,才是我们要坚持的”

  “很多人指着我们的绣品说是十字绣,而且觉得颜色单调不好看。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苗族的挑花刺绣。”王启萍说,“苗族挑花以黑色、蓝色为底,白,红,绿,粉红,黄五色是绣线的主要颜色,这是苗族历代传承的用色,如果把底色换做白色,确实时髦了,但那就不是我们的传统挑花了。”

  “以布的经纬纱交叉呈‘十’字形为‘坐标’,对角插针成‘×’形,通称‘十字花’,或作‘一’字形,称为平挑花,是挑花的基本单位”,王启萍比划着说,“挑花又分明挑和暗挑两种。明挑是正面挑,正面看;暗挑是反面挑,正面看,这些传统刺绣的复杂技法与色彩才是民族文化体现,才是一个民族的标志,外人不懂的。”

  “其实现在的机器也可以绣的,这幅绣品有80多万针,一台机器一天也只能绣12幅,产量较小。”王启萍拿着一幅蓝底绣品说,“如果换做手工绣,没半年时间是绣不出来的,但机器制作的绣品远不如手工做的细腻灵动,少了手工的精神气。”

  “一店两宝四徒弟,忙不过来哦”

  今年62岁的王启萍已经退休七年了。现在,她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一店两宝四徒弟”。

  “一店”是她挑花刺绣的“根据地”,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针线绣品小店铺。

  “两宝”就是她最宝贝的两个小孙子。“小孙孙一看到我绣东西,他们就要抢过去穿一下绣一下,有时候还真是有板有眼的。真希望他们能继承我的手艺。”王启萍笑着说。

  王启萍还收了四个徒弟。“两个是我的儿媳妇,其他两个,一个在农村,另一个就是我的邻居。”王启萍说。

  “徒弟把基本的手艺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但还是需要练习”,王启萍说,“我年纪大了,眼睛没以前那么好了,又要顾着家里,刺绣就搞得相对少了,店里的事情差不多都交给儿媳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眼疾、带孙子,看店,以及一些生活琐事,也让王启萍老人对曾经拿手的挑花感到了一丝乏力。

  “我虽然得过不少奖,但这些都没得用,”王启萍感慨地告诉记者:“挑花总是要传下去的,可四个徒弟终究是太少了,无法把挑花刺绣发扬光大。但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就会毫无保留教,我很希望这手艺能永远传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苗族挑花 王启萍 刺绣

上一篇:祖上家传烫葫芦绝活
下一篇:八廓街的老银匠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