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年逾古稀的“小荷花”带着女儿登上舞台 找回200传人再现天桥绝技
2012-12-07 14:26:45   来源:北京日报   点击:

眼下,天桥正热火朝天建着演艺区,而一项看不见的浩大工程也同时在加紧实施:西城区多方寻访老艺人及其传人,已有200余人和班秀兰一样,从四面八方重聚天桥麾下。他们把木板大鼓莲花落、手彩戏法硬气功等50项老天桥绝活,又带回到他们的故乡。

  曾以艺名“小荷花”名噪京师的老艺人班秀兰,前不久再次登上天桥的舞台,表演起了她最熟悉不过的传统法手彩戏。暌违半个世纪,老人最魂牵梦萦的还是天桥。
 
  眼下,天桥正热火朝天建着演艺区,而一项看不见的浩大工程也同时在加紧实施:西城区多方寻访老艺人及其传人,已有200余人和班秀兰一样,从四面八方重聚天桥麾下。他们把木板大鼓莲花落、手彩戏法硬气功等50项老天桥绝活,又带回到他们的故乡。
 
  政府搭台引艺人归乡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天桥民俗文化展演上,人们见到了“重出江湖”的“小荷花”,虽已两鬓飞霜却仍精神矍铄。年逾古稀的她,一上台仿佛立马年轻了十岁,举手投足依旧那么有范儿。罗圈献彩、旱地拔杯、海底捞沙、吃刀片、金杯入地……一段段传统魔术,让观众看花了眼。
 
   班秀兰出身杂技世家,自幼在天桥卖艺,上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曾与天桥八大怪同期表演传统魔术“荷花美人”,因技艺高超而得名“小荷花”。
 
  “后来赶上上山下乡,等再回到北京时,‘小荷花’这名字已没人再提起,可我始终舍不得放下这门手艺。”班秀兰老人对记者说,语气中充满了岁月带给她的那份淡定。
 
  岁数渐渐大了,班秀兰又在社区当起了居委会主任。日积月累,“班主任”的称谓,几乎代替了她埋在心底的“小荷花”的绰号。直到不久前,天桥民俗文化保护办公室主任赵兴力,拨通了她如今通州西潞园家里的电话。政府部门找回艺人、重建天桥的喜讯,让班秀兰老人的内心重燃登台的希望。
 
  班秀兰不知道,千方百计寻访她的背后,是西城区一项重大规划:正在紧锣密鼓打造的天桥演艺区,并非只是盖高楼大厦,找回历史价值无可替代的老绝活,更是不可或缺的建设内容。然而,老天桥衰落至今已数十年,艺人们四散,时过境迁,如今再想把他们聚齐来,该从何处下手?
 
   “要保护老天桥的玩意儿,就要把它们从幕后搬到台前。老艺人对于舞台的眷恋,只要搭好了台,就不怕找不来老绝活。”天桥民俗文化保护办公室主任赵兴力如是说。
 
  于是,天桥街道办起曲艺茶社、民俗文化节等公益活动,西城区政府还专门出台了保护老天桥民俗文化的政策措施。前往各处的老艺人及其传人和班秀兰一样,陆续收到了天桥盼归的“橄榄枝”。
 
  50余绝技重现舞台
 
   重回天桥的远不止班秀兰。为广纳古曲而举办的“天桥杯”社区鼓曲票友邀请赛上,什不闲、莲花落、北京琴书、京韵大鼓、京东大鼓、太平歌词……诸多久未露面的曲种,在舞台上大放异彩。
 
  尤其是在第二届比赛中,来自河北沧州的刘凤鸣老人表演的木板大鼓,令组织者精神大振。“木板大鼓这种鼓曲形式老天桥的历史上有过记载,但是目前在北京地区已经失传。真没想到,这门艺术还活着。”赵兴力兴奋地说。
 
  更让他兴奋的是,一位名叫果少卿的中年妇女找到天桥街道办事处,毛遂自荐在社区文化节上演出老天桥古曲——单弦。“真没想到,她正是单弦老艺人果荣生的后代!”
 
   更可贵的是,果少卿提供了不少寻访老艺人的线索。顺藤摸瓜,老天桥民俗艺术鼻祖、有“大力士”之称的朱国良老艺人第一个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工作人员赶往位于丰台的朱老先生家中。已过耄耋之年的老艺人,十岁开始便在天桥撂地表演,能同时拉60余斤臂力的硬弓5张,双风贯耳、钉板开石、五花飞石等技艺在当时更是堪称一绝。
 
  他和兄弟朱国全、朱国勋一起经历了天桥的兴起、兴盛和衰落,作为老天桥的历史见证人,朱国良老人不仅捐出了珍藏多年的十余张天桥老照片,而且毫无保留地将自家绝技的精髓和盘托出。
 
   天桥“盘杠子”传人曹华德举家从安徽迁回北京,还有练金枪刺喉的于健、“坛子周”周仁喜、玩火飞叉的乌兰德如、“飞叉赵”第三代传人赵柏贞、拉洋片的尚斌生……200余老艺人及其传人回到天桥,50余项尘封多年的传统技艺再现往日神采。
 
  绝活回归后继有人
 
  不久前,和班秀兰老人一同登上天桥舞台的,还有她的闺女吕云。
 
  父亲拉硬弓、耍大刀名震一方,母亲空中飞人、手彩戏法红极一时。30出头的吕云接过父母的衣钵,练气功、耍戏法,样样博得满堂彩。
 
  班秀兰和爱人吕济深,曾支援地方到长春杂技团干了几十年。“其他几个女儿都在北京长大。”班秀兰说,“唯独生吕云的时候正赶上下乡,就放在身边自己带,让她跟着学功夫。”
 
  吕家绝活儿是拉弓、耍刀。弓高约1.8米,重约30公斤。铁大刀重80多公斤,高约2.5米。“最辉煌的时候一起能拉六张弓,举起刀时腰间还能斜着站两人。”吕云说,可惜自己在一次练功时伤了前胸,必须休息。没想到,这一休息就是十几年。现在,为了延续这门绝活儿,吕云戴上护腕重操旧业。
 
  更可喜的是,班秀兰近来又收了位“80后”的新徒弟。26岁的李阳,学习魔术多年,对民族传统魔术古彩戏法非常喜爱。自打第一次见到班老艺人后,就下决心要拜师。虽然老天桥的很多传统艺术技法都是不外传的。“时下愿意学这门手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但这小伙子一片赤诚,我就收下了他。”班秀兰说。
 
  生于曲艺世家的果少卿,其子白金鑫也穿上了大褂、唱起了鼓曲,小伙子嗓子倍儿透亮,今天已在京城曲艺圈里小有名气……
 
   “未来,这些老艺人和他们的传人,将有更广阔的天地。”西城区天桥建设指挥部负责人安朝晖说,建设中的天桥演艺区,已筹划好为老技艺提供固定的舞台。不久以后,它们将在天桥将重放光彩。(记者 巩峥 通讯员 张海涛)
 
 
    相关热词搜索:手彩戏法 绝技

上一篇:面人彭:让老工艺迸发新活力
下一篇:马德嘎:托布秀尔可不是随便做的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