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肖本熊 破烂王和他的博物馆
2012-12-24 17:17:51   来源:春城晚报   点击:

“宜良本熊博物馆”虽然看似山寨,但却也是政府授牌成立的,2009年,市文化局的人找到他还给他授了牌,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不单如此,博物馆去年还评上了昆明市十佳博物馆奖,政府当时给了5万元的奖金,如今,奖状还收在墙上的镜框里。


肖本熊收藏的毛主席纪念品


100年前的英国单车


介绍藏品


滇越铁路是肖本熊的主要收藏题材


肖本熊有着黝黑的皮肤和光头

  宜良昆石公路17号,车声嘈杂,尘土飞扬,两扇红色大铁门夹在这里一片的修车铺之间,门头上一块大招牌“宜良本熊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的外表山寨得让人意外,但这的确就是肖本熊博物馆的所在地。

  走进博物馆,进门的过道放了几盆大的绿色植物,中间一块小院坝,院坝上方搭起石棉瓦顶棚,左右是两大间房子,火车发动机、老式军用摩托、墓志铭、匾额等各种藏品或摆于地上,或挂于屋顶,放置得十分紧密,甚至是重重叠叠。对于来参观的人,肖本熊会如数家珍地介绍毛主席绣像,1880年的滇越铁路,雕刻精美的佛龛,传奇的墓志铭,还有清朝乾隆年间重印的大清国地图,“琉球群岛”赫然列于其上,“这是我早年买的,当时没注意,最近翻出来一打听,钓鱼岛便是‘琉球群岛’的一部分。”

  这些一目了然的藏品均是肖本熊26年来的心血,为此他花费了近两千万元。

  “宜良本熊博物馆”虽然看似山寨,但却也是政府授牌成立的,2009年,市文化局的人找到他还给他授了牌,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不单如此,博物馆去年还评上了昆明市十佳博物馆奖,政府当时给了5万元的奖金,如今,奖状还收在墙上的镜框里。授牌后他给自己定了3年的考察期,期间不卖藏品,不收门票,看自己能把博物馆做成个什么样子。为维护这个博物馆,老肖请了3个全职员工:一个年轻女孩负责游客来参观时做简单的介绍,然后给老肖和其他员工做饭;另外两个小伙子,跟了老肖许多年,负责博物馆藏品的看护。

  时至今日,3年期限已满,曾经风光一时的博物馆却眼看着难以为继。“光博物馆每年差不多亏二三十万元;加上之前玩古玩欠下将近三百万元的欠款尚未结清——银行的不多,大部分是民间借款。”除此之外,肖本熊家里有一位八十多岁老母亲,全职太太,还有两个都在读书的孩子要供养。肖本熊曾在以前多家媒体采访时就表达过自己的忧虑,现在记者眼前的肖本熊,只是沉默地不停抽吸着他的水烟。

  生活总在困顿中前行

  其实,这并不是肖本熊人生中第一次遭遇经济上的困境。

  幼年家境贫寒,他只读到小学毕业。家住火车站边,十几岁的肖本熊,葱姜辣子什么小菜的一背,就能偷偷地坐车到昆明来卖,其间没有少和工商周旋,秤被没收过不止50杆,不过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生意,除了能交给母亲补贴家用外,自己还能偷偷留点买烟抽。

  1978年灌了一年砖之后去当兵,那批新兵锻炼了半年就拉上战场,宜良一起去了6个人,肖本熊是最后活回来的1/2。这张6人合照,至今还挂在墙上。不过提到当兵的岁月,肖本熊说“我只被穷过1年”。第一年实在没钱花了,就趁赶街子的时候把身上唯一值钱的表拿到集市上换点钱,结果手上的表是越换越差,带不了多长时间就坏了,“但也换出点瘾来了,呵呵”,肖本熊说起这些过往,就像是说起一段好玩的时光。

  退役后回到宜良的肖本熊再次面对严酷的现实,“种田么我是断的那种念头啦,我们家只有那么一点田地,如果不出来做生意,单在村子里面盘地,这生人不会有什么发展。”

  头脑灵光的他便花三百块钱买了一辆皮条车,再拉上一两百斤蔬菜到呈贡、路南沿路叫卖;卖完菜还能顺便收收废品、废铁、烂木头什么的;闲的时候,他又捣鼓起自己的皮条车;1年后,积攒了一点钱的肖本熊,又搞起了车辆修理。

  为了能赚更多钱,1985年的时候,肖本熊又开起一家“顺德钢窗厂”,无奈遇到工人罢工,订下来的活计没人做,“违约么就要赔偿,后来那帮人又要回来跟我做,我就不要了。”钢窗厂开起来不久,他又变化样式做起收废品的生意,这下终于开始风生水起。到2003年的时候,他还来到昆明,花140多万元拍下两列废旧火车皮,这一“壮举”在宜良甚至引起了轰动。

  “毛重50多吨的车皮,实际上拆开来废铁只有30多吨,肖本熊当时估算了40多吨,如果当时我立马就把工程做完,可能还要贴进10万块去”。按合同两个月内需拆卸完毕,可当年非典肆虐,车厢迟迟无法从外地调进昆明,铁路局也没有办法。

  “我想想算了,铁路局是老打交道,报纸也登了,我鼓的整啦,结果瞎子牵羊,压了半年,国家开始搞经济,废铁涨价,开始三分、两分的涨,然后5分、1角,后来涨到1块七八,我不仅没有贴钱,倒还赚了30多万元。”

  肖本熊说起自己过去的境遇,“运气还是好,胆子大,但心还是细。吃亏的时候有,不多。小贴的时候有,大贴的时候很没有。”

  我就是喜爱收藏

  靠着收废品,肖本熊逐渐脱贫致富,手上陆陆续续有了6套房子,据说人有了闲钱,便开始有点自己的爱好了,肖本熊的收藏爱好,便在此时蓬勃发酵。

  玩收藏烧的是钱,要的是相当的文化涵养,肖本熊的钱不是无穷无尽,文化程度也令人担忧,偏偏像中邪一样执著于此。并且他不单单爱好哪一类古玩,他什么都爱买一点,汉朝的锅,清朝的绣衣,民国的枪……肖本熊自己说,在古玩上前前后后搭进5套房,几百万元,被骗至少几十万元。

  他出生穷苦,识字不多,更是早早进入社会,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在生意场上起起落落,这样的人生境遇,务实和坚韧自不必说,恐怕功利和狡猾更是生存奇宝。在这样一件不着调的事情上锲而不舍,他这是为什么?这着实令人疑惑。

  对于这个问题,他的答案是:“一开始,是想卖点钱。”但是,“这个东西不是我的专业,不是我找钱的东西,我就是喜欢收藏。”。我将信将疑,一再追问,发现收藏确实不是肖本熊的突发奇想。

  小时候的肖本熊家住铁路边,铁路上进进出出的各种东西见了不少,包括古玩,有机会,他也会买一些银的,玉的,然后去找村里那些老人,老地主讨教些门道,为听故事,当然更为“走一步穷,留一步富”。

  收废铁的生意,让肖本熊多了很多接触铁路局、供销社的机会,也让他见到不少稀奇货,上世纪90年代肖本熊开始帮湛江人跑腿买古玩,大理、西双版纳、曲靖、开远、甚至省外的很多地方。他一直多个心眼,有机会就收点小物件,问明来路便丢在家里,但不急于去交易。文化不高的肖本熊,对政策却非常敏锐,他说上世纪90年代国家在古玩这一方面还没放开,古玩市场自然也就不好,但2000年前后,政策开始介入文化这一块,鉴宝栏目这个时候开始在中央台播放,肖本熊也在这个时期大量购买古玩。

  他兴致勃勃地举了几个成功案例:上世纪80年代,他在收废铁时偶然得到一个铜杯,雕刻精细,一说是酒杯,另一说是下围棋时计时间的插香樽。20年后,有人出了三千多块把这东西买走了。

  另一次是1990年,他两百多块收了11本陆军讲武堂的书,其中有4本教材,8年后,有人出两车废铁换书,两车废铁当时换了两万多块。据收书的那人说,4本书中有一本是名将为操练新兵编的教材,连讲武堂里面都没有。肖本熊卖给他的那本“可能是孤本,估计是那本值钱。”

  坚守中寻找出路

  说话间,有人来买进门处摆放的两对石礅,他们给八千块,肖本熊坚持要九千块,一分不少。那一对男女反复劝说,老肖不为所动,“你们早两年来买,打死我都不卖,现在是因为我缺钱,才卖一点,已经明白地说了,一分钱不会少,要么你们别家瞧瞧。”那两个人走了,我问:“没买?”“肯定要回来,我知道的,这些人肯定是别人要才来找我买,也不是他们本身要,他们赚差价。像我原来买的东西如果现在要卖,价钱肯定要翻一倍。”

  肖本熊向我解释说,3年期已到,博物馆处境没有转机,不得已拿出一些东西来卖。另外,几年前,还在宜良的“68道拐”承包了一座白云庵,他说我打算再投点钱,修缮一下,再发展一下素食。他说我一辈子没文化,还就是爱这一口。

  缺钱,缺地,但是他觉得,博物馆他会一直办下去。

  52岁的肖本熊,还在坚守自己收藏的爱好,只要能想到的方法都会去尝试。

  他向政府申请批地,“大概8到10亩,最少,这样才搞得好,现在还没确定,专做博物馆用途,不许有别的用处。”他找寻大公司做合作伙伴,“我的思路是参观了博物馆,我就弄一点工艺品之类的,像省外一样弄成景点。”他还尝试在网上宣传自己的博物馆,“我可以把我的博物馆拍拍照,放到网上去,但是现在就做不了了,要涉及一些文字,我就完全做不了,找了两个人,还是没有弄好。”

  出身贫苦的肖本熊吃苦耐劳也能吃亏,文化不高的肖本熊却每每抓得住稍纵即逝的机遇。他在困境中灵活地谋求自己的生财之道,几经跌宕,早已练就了一份圆滑和世故,但是面对自己的爱好,肖本熊却有一份孩童式的纯真。

  他光头,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发亮,穿一身十分不起眼的咸菜绿,他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他是“破烂王”,他也是“本熊博物馆”馆长,他站在那里告诉你“我本来没有什么钱,至今也没有钱,但想玩,就有钱了”。

  他认定以后经济发展离不了文化这一块,他说:“我还是会自己调和,从我的眼光来看,这桩事错不了,只不过开始,会有点难。”(宋芃) 

    相关热词搜索:肖本熊 收藏 破烂 博物馆

上一篇:佟福存和他的“地下博物馆”
下一篇:周增余:一部乡村记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