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冯骥才谈母亲为自己扎红腰带:有一种仪式感
2014-03-18 16:07:30   来源:北方新报   点击:

今年是马年,我的本命年,又该扎红腰带了。

  今年是马年,我的本命年,又该扎红腰带了。

  在古老的传统中,本命年又称槛儿年,本命年扎红腰带——俗称扎红,就是顺顺当当“过槛儿”,寄寓着避邪趋吉的心愿。故而每到本命年,母亲都要亲手为我扎红。记得12年前我甲子岁,母亲已86岁,却早早为我准备好了红腰带,除夕那天,亲手为我扎在腰上。那一刻,母亲笑着、我笑着、屋内他人也笑着,我心里深深地感动。所有孩子自出生一刻,母亲最大的心愿莫过于孩子的健康与平安,这心愿一直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而执著不灭;而我竟有如此宏福,60岁还能感受到母亲这种天性和深挚的爱。一时心涌激情,对母亲说,待我12年后,还要她再为我扎红,母亲当然知道我这话里边的含意,笑嘻嘻连连说一个字:好好好。

  12年过去,我的第六个本命年来到,如今72岁了。

  母亲呢?真棒!她信守诺言,98岁寿星般的高龄,依然健康,面无深皱,皮肤和雪白的发丝泛着光亮;最叫我高兴的是她头脑仍旧明晰和富于觉察力,情感也一直那样丰富又敏感,从来没有衰退过。而且,一入腊月就告诉我,已经预备了红腰带,要在除夕那天亲手给我扎在腰上,还说这次腰带上的花儿由她自己来绣。她为什么刻意自己来绣?她眼睛的玻璃体有点小问题,还能绣吗?她执意要把深心的一种祝愿,一针针地绣入这传说能够保佑平安的腰带中吗?

  于是在除夕这天,我要来体验七十人生少有的一种幸福——由老母来给扎红了。

  母亲郑重地从柜里拿出一条摺得分外齐整的鲜红的布腰带,打开给我看:终于揭晓了——腰带的一端是母亲亲手用黄线绣成的4个字“马年大吉”。竖排的4个字,笔画规整,横平竖直,每个针脚都很清晰。这是母亲绣的吗?什么力量使她战胜眼睛里发浑的玻璃体,顽强地使每一针都依从心意、不含糊地绣下去?

  母亲为我扎红时十分认真。她两手执带绕过我的腰时,只说一句:“你的腰好粗呵。”随后调整带面,正面朝外,再把带子两端汇集到腰前正中,拉紧拉直;结扣时更是着意要像蝴蝶结那样好看,并把带端的字露在表面。她做得一丝不苟,庄重不阿,有一种仪式感,叫我感受到这一古老风俗里有一种对生命的敬畏,还有世世代代对传衍的郑重。

  我比母亲高出一头还多,低头正好看着她的头顶,她稀疏的白发中间,露出光亮的头皮,就像我们从干涸的秋水看得了洁净的河床。母亲真的老了,尽管我坚信自己有很强的能力,却无力使母亲重返往昔的生活——母亲年轻时种种明亮光鲜的形象就像看过的美丽的电影片段那样仍在我的记忆里。

  然而此刻,我并没有陷入伤感。因为,活生生的生活证明着,我现在仍然拥有着人间最珍贵的母爱。我鬓角花白却依然是一个孩子,还在被母亲呵护着。而此刻,这种天性的母爱的执著、纯粹、深切、祝愿,全被一针针绣在红带上,温暖而有力地扎在我的腰间。

  感谢母亲长寿,叫我们兄弟姐妹们一直有一个仍由母亲当家的家;在远方工作的手足每逢年时依然能够其乐融融地回家过年,享受那种来自童年的深远而常在的情味,也享受着自己一种美好的人生情感的表达——孝顺。

  孝,是中国作为人的准则的一个字。是一种缀满果实的树对根的敬意,是万物对大地的感恩,也是人性的回报和回报的人性。

  我相信,人生的幸福最终还来自自己的心灵。

  此刻,心中更有一个祈望,让母亲再给我扎一次红腰带。

  这想法有点神奇吗?不,人活着,什么美好的事都有可能。文/冯骥才

    相关热词搜索:冯骥才 红腰带 仪式感 母亲

上一篇:廖虹雷:民俗文化的固守者
下一篇:艺术家为民俗户题匾作画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